为什幺社会保护「婚姻人」更胜于「单身人」?
分类:E漫生活

为什幺社会保护「婚姻人」更胜于「单身人」?

  三十多岁,但没结婚,也没打算结婚,在大多数已开发国家已经不是特例,而是常态。这是一个单身人口数已经多到不能假装他们只是异常状态的时代。单身者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例如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单身女性」被预测为最具影响力的选举人口。

  儘管如此,这表示「单身人」的时代已经来临,地位、权利和尊重终于能跟「婚姻人」平起平坐了吗?并没有。单身者仍无法享有政府赋予已婚者诸多的法律福利和保障,单是美国联邦法就有1100多项法条提供已婚夫妻好处,而州法也额外提供许多津贴补助和保障。

  以美国为例,夫妻能享有配偶的医疗保险、社会保障、伤残疾病、退伍军人和军事福利。他们能透过配偶的雇主获得医疗保险;取得房屋、汽车和其他类型保险的折扣比例;为对方做出医疗决定和安排葬礼;照顾生病配偶的家庭假,或在配偶去世时请丧假。

  这些是未婚单身者无法利用的特权,但又都是很有用的权利。毕竟很少人是完全孤独的个体,单身者也有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挚友和爱人,为什幺社会非得剥夺单身者也应该拥有的权利呢?

为什幺社会保护「婚姻人」更胜于「单身人」?

  美国的单身族群超过1.24亿人,无论他们是偶然还是自愿单身,数量已经比已婚者还多,政府奖励已婚者的做法似乎说不过去。社会学家艾瑞克‧克林伯格(Eric Klinenberg)指出,这不是美国独有的特殊现象,无论是印度、中国、巴西还是北欧皆是如此,全世界的单身族群呈现增长的趋势。社会长久以来一直认为「单身者是少数」,但事实是斯德哥尔摩有超过50%家庭为单亲家庭,虽然克林伯格称之为「惊人的数据」,但他预测这个数字还会持续增加。

  以历史角度来看,单身男性往往被视为不成熟的花花公子,而单身女性则被视为孤独古怪的剩女,两者的性倾向也经常遭到旁人的怀疑。即使在今天,人类拥有比从前都更多的自由来塑造心目中的生活方式,单身者(特别是女性)仍然承受着社会放大检视的巨大压力。

  政府把单身者排除在某些法律保障之外,变相惩罚基于各种原因保持单身的人,这些做法造成社会学家与单身倡议者贝拉‧德保罗(Bella DePaulo)所说的「单身歧视」:不友善的政策让单身者的基本开销比已婚者还要更多。

  部分问题在于单身者并没有特定的类型:单身的定义涵盖了从未结过婚、离婚和丧偶的人;年轻人和老年人;异性恋和同性恋;富人和穷人;以及所有的种族、民族、性别、年龄与性倾向。此外,许多人认为单身只是短暂的过渡阶段,深信单身者总有一天会结婚。虽然有些人是这样,但并不是全部人。

为什幺社会保护「婚姻人」更胜于「单身人」?

  历史学家史蒂芬妮‧昆茨(Stephanie Coontz)提到,某方面来说赋予已婚者额外保障有其意义。二十世纪中期,政府将结婚证书作为一种资源分配的方式,1935年制定的《社会保障法》(Social Security Act)赋予已婚夫妻更多福利与保障,而且还能与配偶共享。昆茨说:「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州都发现为已婚者提供某些福利和保障有益处。」这是为了吸引人们(绝大多数是女性)放弃事业以照顾家庭和孩子为重,因此她们需要得到额外的保障。简单来说,这些政策提供她们结婚和履行家庭义务的动机。

  二次世界大战后,很多政策都鼓励人们接受「男性养家、女性持家」的家庭模式。1948年,美国的所得税法也修订以支持这种家庭模式。当然,那个时代的人们普遍相信每个人无论如何都会也愿意结婚,而且希望女性待在家里顾家。但这个想法已不再是事实,只有69%的千禧世代(1982年至2000年间出生)表明希望自己某天能结婚。

为什幺社会保护「婚姻人」更胜于「单身人」?

  如今,男性养家、女性持家的家庭模式已经不是常态:美国有46%的家庭(加拿大为69%,澳洲则为58%)是父母全职工作的双薪家庭,把「结婚证书作为资源分配」的理由不再站得住脚,难道社会不应该让单身者拥有与已婚者同等的权利和保障吗?答案根本不需思考,昆茨说:「这绝对是迟来且从未实现的事。」她在2007年为《纽约时报》撰写的评论指出,维持现有制度或许能安抚部分保守派人士,但它「无法实践公共利益,帮助个体履行照护的责任」。

  即使单身男性和女性没有自己的孩子——现在也有很多夫妻选择不生小孩——但几乎每个人都有要照顾的对象,例如父母或重要的亲朋好友。法学教授玛莎‧芬曼(Martha Fineman)在着作《自治的神话》(The Autonomy Myth)指出,政府应该停止提供已婚者特权,而是对所有处于「照顾角色」的人提供同等的社会福利与保障。法学教授薇薇安‧汉密尔顿(Vivian E Hamilton)在2004年发表的论文〈错误的社会政策婚姻〉(Mistaking Marriage for Social Policy)也提出了类似观点。

  单身者的权利也能像其他社会运动一样实现吗?当然可以。但德保罗表明:「对此我并不乐观。」倡议团体似乎从未在这方面取得进展或重大资助,最大问题在于婚姻的性质跟种族、性别或性倾向不一样,它是随时会改变的状态。此外,改变根深柢固的社会福利政策,也会面临希望维持「传统价值观」的保守派的巨大阻碍。因此,以捍卫单身权利名义发起运动有其挑战性,但如果把本质重新整理为基本人权问题时,会是更具意义也更可行的做法。

参考报导:Quartz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