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旅游,我上了趟厕所男友却失蹤了,一个月后「下水道的头髮」
分类:E漫生活

出去旅游,我上了趟厕所男友却失蹤了,一个月后「下水道的头髮」

(仅为示意图)

1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海子的诗,我不认识海子,我也没有读过诗。我只是有一个和海子一样的愿望,我希望有一所朝向大海的房子,每天可以赤脚跑进沙滩里,听海浪的声音,看海潮的起伏,没有尘世的烦恼和忧愁。

当我闭着眼睛沉浸在想象中的幸福时,张潮轻轻亲了我的脸庞,告诉我,有一个诗人叫海子,他写了一首浪漫而唯美的诗。

张潮一句一句念给我听的时候,那个画面,就是我能想象到我和张潮最幸福的生活了。

我曾幻想过一千次,以后的生活就是张潮牵着我,我牵着我们的小宝宝,小宝宝牵着我们的小狗狗,我们住在一所面朝大海的房子里,我们相爱一生,不离不弃。

张潮曾经答应过我,在拥吻的时候,在打滚的时候,在爱抚的时候,在索取的时候。张潮说过,我会带你去海边。

可张潮还来不及实现他的诺言,就失蹤了。

我坐在警察局,口齿不太清楚地和女警官描述着发生的一切。

今天早晨我和张潮开着我的麵包车去了狐岭山,因为张潮曾和我说过,山的那边,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就是海,张潮经不住我的央求,带我去山顶看那很遥远很遥远的海。

可是车开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突然肚子疼,我把车停在路边,自己跑向树丛中方便。张潮留在车上,帮我放风。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副驾驶的门开着,张潮却不见了。

女警官坐在我的对面,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还有三条细细的皱纹趴在脖子上,满脸写着空虚、寂寞、不得志。

女警官问了我很多奇怪的问题,例如张潮会不会自己下山了,我和张潮有没有仇家,张潮最近有没有什幺异常举动。

我轻轻皱了皱眉,但又仔细摇了摇头,没有。

女警官说失蹤要超过24小时才能立案,然后假装充满关心地让我回家等待,也许我的男朋友已经步行回家了。

2

我有些沮丧地离开了警察局,一个人开着我的小麵包回了家。

我知道张潮失蹤了,张潮不会再回来了。我整个人像跌入深渊一样寒冷。

我仔细回想着女警官的问题,张潮最近有没有什幺异常举动?张潮最近试图和我分手,这个算吗?

3年前我和爷爷从附近的村镇搬到了这个人口密集的城市,爷爷用征地赔付的所有钱开了一家骨汤麵店。

小时候家里穷,很穷,买不起肉,只能买得起那种剔得很乾凈的骨头。爷爷便小火慢煨,直到漂起了一层层油花花,然后下一碗细细的麵条,这便是每年生日最隆重的礼物了。

爷爷操起了老手艺,买肉,炖汤,下面,一碗浓郁喷香的面从厨房端出来的时候,人人都忍不住咽口水。只是我不知道,张潮到底是被爷爷的骨汤麵吸引,还是真的如他所言,被收银小妹,也就是我深深吸引。

张潮是店铺开业后的常客,一周7天,天天来,而且还隔三差五带同事来,带朋友来。

张潮喜欢我害羞地躲进后厨的样子,张潮喜欢我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的样子,张潮喜欢我不谙世事天真的样子,张潮说,我是这世上最后一个乾净纯美的姑娘。

我初中毕业后跟爷爷从小村镇到了这个城市,我认识世界唯一的触角就是爷爷的麵店,而张潮就像一个魔术师,总是带着七彩的惊喜出现。虽然爷爷不喜欢张潮,爷爷说太热情的男人不够本分,可是我却早已被张潮勾走了芳心。

我不满足于在麵店和张潮深深对望一眼,偷偷握一下手,或者轻轻被掐一下屁股。有一股慾望的火在体内燃烧,我常常趁爷爷熟睡后偷溜出去后私会张潮,在他的怀里,在夜里,在浴缸里。

他说我像红玫瑰一样在他的掌心绽放,他说要一辈子好好待我,他说要带我去海边,举行隆重的婚礼。

一年前爷爷去世时把这家麵店交给我,我全心全意想把麵店交给张潮,然后做一对快乐的小夫妻,张潮却说他不想在小城市守着一家麵店过窝囊的一辈子,张潮说他想去大城市,有海的大城市,我愿意和他一起去,可是张潮却不愿意带我去。

3

我初中毕业,没有文凭,除了爷爷的麵店,我一无所有,出去之后用什幺养活我自己呢?

这个问题是张潮抛给我的,我哑口无言。所以,从什幺时候起,我变成了张潮的包袱?

我还记得昨天,张潮用手卷着我的头髮说最喜欢我的天真;我还记得昨天,张潮念海子的诗给我,说要带我去海边;我还记得昨天,张潮用小针刺破了手指,和我一同喝了一杯血酒,说要一辈子不离不弃。明明人还是那个人,怎幺说变就变了呢?

哎,张潮说过什幺都不重要了,张潮还来不及实现这些诺言就失蹤了。

张潮失蹤后的第3天,女警官来了,我以为她找到了张潮,原来只是来了解情况。全中国每年有超过800万的失蹤人口,怎幺可能一夜之间就找到了我的张潮?

女警官仔细盘问了我和张潮的关係,失蹤当天车子的行驶路径。

女警官很礼貌地要求参观我的麵店,前厅是一眼就能数得过来的8张桌子和32把椅子。

我撩起帘子,向她展示了后厨,三四袋麵粉堆在角落,落地柜里塞满了厨房用具和香味料,冰柜里冻着剔乾净的骨头和切好的肉,案台上有两口直径半米的电饭锅,煲着顿好的骨头汤还有卤过的肉。

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所以别说女警官,即使是卫生局的人来检查,都提不出任何挑剔的地方。

女警官还要求查看了我的麵包车,副驾的门内插着张潮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后备箱里装着两口拉肉的空箱子,其他什幺也没有。

我看女警官奔波劳顿,出于礼貌,我打包了两大碗面,捞了两块上好的肉。我殷切地看着女警官,拜託她一定要早日找到张潮。

送走了女警官又有人来了,对了,是维修工。我的下水池堵住了,我差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前段日子我买了一个下水道粉碎机,因为总是有一些顾客吃完面会把奇怪的东西扔进碗里,比方说面巾纸,比方说烟头,比方说撕碎的票据,比方说掉落的假牙,比方说汽水瓶盖。

我的下水道已经被奇奇怪怪的东西堵过很多次,于是我安装了市场上最贵、最高级可以轻鬆粉碎果皮、排骨、剩菜的粉碎机,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堵了。

维修工拆开了粉碎机告诉我刀片被头髮缠住了,以后不要把头髮扔进水槽。

头髮?谁会把头髮扔进下水道?

4

送走了维修工之后我终于躺在了床上,床的另一边空空的。这是一张圆形的床,是我和张潮一起挑选的,我曾经以为,床的另一边这辈子都会躺着我最爱的男人。我想要的很简单,我只是想要一个幸福的家而已。

我没有见过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我知道爷爷很爱我,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羡慕那些有爸爸、妈妈的小朋友。我曾经在夜里啃着被角默默发誓,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以后都不会离开我的孩子,我的家庭。

张潮失蹤的第7天是爷爷的祭日,我没有开店。我开着我的小麵包,嘟嘟嘟回到了小村镇。

我带了一碗爷爷最喜欢的骨汤麵来到坟头,我不知道爷爷一个人在那边会不会寂寞。

自打我有记忆起,爷爷身边就有我,而我的身边也有爷爷。我们的小村镇在平原上,这里有小溪,有湖,有河流,唯独没有海。我没有见过海,爷爷也没有见过海,只有张潮说过要带我们去看海,可是他却失蹤了。

我坐在爷爷的坟头,静默地流泪。

爷爷,这世界上,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爷爷,我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这个很难吗?

爷爷,我觉得冷,好冷,可是却没有人能抱抱我。

爷爷,天堂会不会也这般孤单?

远远望去,爷爷的坟头不过就是山坡上的一个小土坡,爷爷和我一样,都是没有家的人。

5

张潮失蹤的第14天,我在日曆上画下一个红色的圈,赫然发现,我的生理期竟然已经推迟了2个月。

我记得有一次在小河里游泳,由于宫寒,生理期推迟了两个月;还有一次因为减肥喝多了茶,生理期推迟了两个月;而这一次,我不知道除了张潮失蹤带来的情绪紧张、焦虑,还有什幺其他的原因,能够导致生理期的推迟。

为了缓解紧张焦虑的情绪,我决定,我要带自己去看海。

张潮,你曾经说过要带我去看海,我们要住在海边,生一堆健康的孩子,在沙滩上光脚乱跑,用沙子堆城堡,堆美人鱼,而你,要食言了啊。

张潮失蹤的第15天,我準备早晨睡醒后出发,可是却整夜整夜睁着眼睛睡不着。我爬起来给张潮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阿潮,我要去山的那边,去看那个很遥远很遥远的海。阿潮,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很思念你。

我不知道我为什幺要写这封信,我把它放在了书桌上,我希望如果张潮再回来,会看到我对他的思念、忠贞,还有,他最喜欢的,我是这世上,最后一个乾净纯美的姑娘。

我只带了一个亮黄色的行李箱,开着我的麵包车,就这样出发了。

张潮失蹤的第23天,我沿着张潮说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真的看到了他说过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海。

这似乎是一个很落后的渔村,没有热闹的商业,没有过多的游人,只有一些居民,皮肤黝黑,身体精瘦。

我租了一间小屋子,打开门就可以看见海的小屋子。我兴奋地像一个小女孩儿,扑向了大海。

我想象中的海是碧蓝色的,是清澈见底的,是有白色的海鸥盘旋飞翔的,可是我看到的海是黑浊的,沙滩是黑褐色的,只有海水舔上沙滩的浪花是白色的,其他的都染上了一层浓郁的墨色,低沉,阴冷。

6

张潮失蹤的第24天,我在这个渔村住下了,我努力试着爱上这片海。

我买了一条蓝色的鱼尾裙,一顶红色的草帽,我每天都拖着亮黄色的箱子去渔村旁的崖边上看日落,看血染红的天空,看太阳掉进海里。

张潮失蹤的第35天,女警官来了,她来的时候,太阳的余晖正美。她今天看上去有一些疲惫和激动,她的嘴唇在微微发抖,可是她却说不出话来。

我穿着蓝色的鱼尾裙,我问她这条裙子好不好看,我邀请她一起看日落,可惜我没法再请她吃一碗骨汤麵。

我看着她变幻莫测、悲喜交加的眼神,我问她:「你是来逮捕我的?还是来和我相认的?」

我打开了亮黄色的箱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着暗红色的心脏。

我们终于在海边相遇了,我最亲爱的男朋友。

张潮没有失蹤,他只是被我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失蹤当天,张潮下车去解手,被我用榔头从后脑重击至死。我把他拖回了车上,带回了麵店。

我用爷爷教我的手法,骨肉分离,混着猪骨,熬汤入味。一些无法熬制的器官,用榔头敲碎了,丢入下水道,用粉碎机加工后流入这个城市的污水系统。

所以,如果你去狐岭山仔细查看,会找到案发时些许未处理乾净的血迹;如果你把打包走的汤麵里的肉与修理工带走的污秽做DNA对比,会发现张潮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如果你发现案发后我开车连夜离开,搜索我的房间,会看到我在桌上留下的信,你会找到我究竟去了哪里。

我之所以留下这幺多线索给你,是因为我想看看,你会站在法律这一边逮捕我,还是站在亲情这一边纵容我,来偿还你抛弃我的这笔良心债,我最亲爱的妈妈。

爷爷去世的时候,留给我的不仅仅是一个麵店,还有一个他隐藏了17年的秘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