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从红楼梦看真人性
分类:E漫生活

伪装在美丽背后的谎言,比这些庸拙的欺骗伎俩来得可怕。基于我们爱好真相,渴慕真理,因此我们高举口号,竭力要揭露一切谎言。说实在,若能被识出是谎言,它其实不算真谎言。那种似真似假,难以辨识的谎言才是真谎言。因为难以辨识,很多时候我们宁愿放弃辨识,让自己永远蒙在鼓里,期许少点痛苦……悦读‧从红楼梦看真人性红楼梦‧曹雪芹‧三民

《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名着之一,相隔几百年,它仍带给这个年代不少启发和人性的反思,尤其关于真假的辩证。《红楼梦》第十二回里的一段典故特别有趣,话说贾瑞生大病时,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可治病。贾瑞就请他进来。道人直言:“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道人给了贾瑞一面正反面皆可照的镜子,并谨慎嘱咐他只能照背面,不可照正面。道人走后,贾瑞听从道人吩咐,拿起镜子背面来照。一照,只见一丑陋骷髅立在里面,这可把贾瑞给吓死了。接着他照了镜子正面,却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凤姐,正向他召唤。贾瑞大喜,恍惚悠然地进入镜子里与她做爱。他出镜后,一睁眼,镜子又重新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心中感到不足,又再次主动反过来照正面,入镜与凤姐再云雨一番。最后,贾瑞因泄精过度而死。


这故事可从不同角度去理解。有不少读者会觉得曹雪芹是要借此故事警戒好色之徒,务必自制自律,免得惹来杀身之祸,无人悲悯。其实非也。《红楼梦》此小说的本质是美,不是法律或道德;此故事并不是要以道德标准去定人的罪。相反的,美的所在是要揭示人内心最真实(不论是善良或丑恶)的一面,引发自我接纳以及对他人的悲悯和同理心。那面镜子(即称“风月宝鉴”)揭示关于人性的两真相:(一)最美丽诱人的背后也隐含着最丑陋的一面。美与丑,丑于美,一体两面的实在。(二)人爱慕谎言过于事实。宁愿相信美丽的谎言,也不愿意接受丑陋的事实。

既善亦恶,既恶亦善

(一)最真实的人,莫过于同时拥有两面极端性情。王熙凤(即凤姐)是个贵气十足的漂亮女人,镜子的正面就是温柔的凤姐;镜子的背面却是重心机、不顾他人感受、计算和玩弄感情的丑恶女人。在我们周遭的生活经验里,一定遇过恶人和好人。对于一个美丽善良的人,我们很难想像她拥有丑恶的一面。同样的,对于无恶不作的坏蛋,我们也很难想像他拥有另一个极端的好性格。

一般来说,我们都认为好人不做坏事,坏人就不做好事。人本性的愚昧在于倾向把人二元化:非黑即白、非恶即善、非忠即贱。但事实是,再好的人也有邪恶面,再坏的人也有善良部分。一旦搞清楚这真相,我们可以对恶人多点同理、包容和怜悯,而不是一味厌恶和憎恨。当然,包容和同理恶人并不表示赞同他的恶行。蒋勋曾说过:人的行为要被管束不是透过暴力,而是了解。换言之,想阻止恶行发生,要先了解恶人的动机和心理层面。再说,憎恨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暴力,世界已太多暴力,无需增添。风月宝鉴照出了人性的真相:既善亦恶,既恶亦善。

(二)美丽的外观是最聪明的欺骗者,大部分人很难接受美丽的背后是丑恶。以美丽粉饰邪恶,几乎是完美手段,而人们不愿意戳破这假象,也不想去接受美丽背后的真相。就以社媒为例,照片里的美貌明明就是修图后的效果,大家还是要相信照片里是个美女俊男,痴痴迷恋。不论是那些放上自己“美照”或“欣赏”美照的人都选择相信谎言,即便明知那不是真实的。或许谎言比真相更有魅力。

这部小说犹如一面镜子

当贾瑞看到镜子里的凤姐,明知那不是真实的,还是自愿成为谎言的奴隶,彻底被掳掠,最后失去生命。与其说贾瑞是好色致死,不如说他是自欺而死。放眼四海,世界新闻里充斥着各种因相信谎言而遭殃的个案。其实,我指的并不是诈骗电话等明显欺骗行为。

伪装在美丽背后的谎言,比这些庸拙的欺骗伎俩来得可怕。基于我们爱好真相,渴慕真理,因此我们高举口号,竭力要揭露一切谎言。说实在,若能被认出是谎言的,它其实不算真谎言。那种似真似假,难以辨识的谎言才是真谎言。因为难以辨识,很多时候我们宁愿放弃辨认,让自己永远蒙在鼓里,期许少点痛苦。贾瑞死了,他是因为真谎言而丧命。在一个绝对伪真实的谎言里死去的他,说不定是“快乐”地死去呢!

在科技时代里,人们生活过得越来越不真实。当你的老婆也可以是似人非人的机器人、当钱不再是具体钞票,只是形而上的概念,虚假世界已逐渐侵蚀人性。最朴实简单的生活反而被藐视、看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虚伪。

世界看起来是进步了,其实是倒退了,当更多的虚假和谎言继续扩展,最后定把人性推向自我毁灭。《红楼梦》这经典宛如镜子,反映出这时代最关键的问题: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悦读‧从红楼梦看真人性
读书人/颜晶晶

阅读不挑食,以文字喂养灵魂,做这个时代的精神贵族!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