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不得不救 如何一路好走
分类:E漫生活

救护不得不救 如何一路好走 徒添痛苦——「心肺复苏术」对身体状况良好的病人甚为有效,但对患有严重疾病或病情到了无可逆转的病人来说,施行心肺复苏术,徒添痛苦。(明报製图)救护不得不救 如何一路好走

《明报》编辑传来一封读者来信;看后甚觉忐忑,也感无奈。

读者告诉我,读过这专栏一篇文章——〈大年初五的思念 让港人一路好走〉,因有些亲身经历,故写信分享。文中谈及年老末期病人在医院内临终遇到的困境,很多末期病者都曾清晰表示,最大冀盼是能够在家与至爱亲人度过人生最后时刻。虽然在香港现时环境下「在家临终」仍然是困难重重,但是我仍然希望社区内能建立一个更完备的医疗支援系统,让在家离世可以成为一个选择,让患者可达成愿望,让更多病人可在尊严下离去,让香港人真的能一路好走。

不抢救意愿因法例「不被尊重」

读者来信说,本来她的爸爸可算是少数「幸运儿」,可依从自己意愿:在家离世、不作抢救、一路好走,但是奈何因应香港现行法例,最终仍是事与愿违。

读者的父亲是一名退休护士长,两年前确诊患上大肠癌。虽然动了手术把部分大肠移除,但医生发现癌细胞已扩散至肝脏,护士长爸爸选择不再做电疗及化疗。两年来只以中医调理与癌共存。虽然期间也进出过数次医院,但是读者爸爸最大意愿是回家度过最后时刻,她们一家积极配合,尽量将爸爸接回家护理;4名女儿就担起了轮流照料的重责。信中也说到,医院方面,亦十分体恤。由于读者爸爸曾清楚表明不愿接受任何抢救,而家属也认同指示,明白到一切抢救徒添病者痛苦。于是,早在读者爸爸出院之前,医生已为他签妥了一份「不做心肺复苏术(Do-Not-Attempt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简称 DNACPR)」的文件。

读者写着,家人很明白这文件的重要,故一直放在家中当眼处,以备必要时用来表达意愿。但是怎知原来有了文件,意愿仍然是不被尊重。

来信是这样写道:

「爸爸在家离开那天,我们召唤了救护车。当救护员到场时,我立即递上DNACPR文件,着他先看。但很可惜,他即时说:『我们是不会理会这表格的!』」

来信续告知:虽然她们曾向救护员多番解释,亦曾表明毋须再为爸爸施予抢救,但是一切无效。因为根据《消防条例》规定,消防处人员的职责是包括为患者复苏或维持生命。因此,救护人员是不得不为病人施救。纵有多不愿,读者一家都只能眼巴巴看着救护员勉力为爸爸施行那心肺复苏救援。在信中结尾,她问:「我真的不明白,为何香港会有这样的制度?」

若要为此问题找出答案,或者我们应认识何谓「不做心肺复苏(DNACPR)」文件。

对末期患者心肺复苏添痛苦

首先,什幺是「心肺复苏术」呢?「心肺复苏术」包括心外压、人工呼吸、药物治疗、心脏除颤电击等救援。它早已被广泛运用,相信大家亦不会陌生。我们可透过不同医疗科技介入性治疗,把患者生命延长,目的是争取时间作其他更适当的治癒,因为一般而言,当心脏停顿超过5分钟,病人便会面对死亡。而有效的「心肺复苏术」是可以使病人心脏回复心跳及呼吸。

「心肺复苏术」效果及研究报告显示,一般身体并无大碍的病人,透过有效「心肺复苏术」把停顿了的心脏恢复过来,存活率可达25%。因应以上的原因,消防处最近推动了「任何仁」,当发现有人在公众地方晕倒及脉搏停顿,便应在现场立即为他施行心肺复苏及体外除颤。因为若能好好把握黄金5分钟的救援时刻,患者的存活率可提高。

既然如此,为什幺会有「不做心肺复苏术(DNACPR)」的决定呢?

没错,「心肺复苏术」对身体状况良好的病人来说甚为有效。但是,对一些患有严重疾病或病情到了无可逆转的病人来说,施行「心肺复苏术」,只徒添痛苦,绝无好处。一个患有末期疾病如癌症、呼吸或心脏衰竭的人,若心脏一旦停顿,其实已经意味回天乏术了。对他们施行心外压只会为他增添苦楚。事实上,我亦目睹病人因心外压而导致部分胸肋骨碎裂的苦况。或许施行了「心肺复苏术」可以把病人的寿命延长一时,甚或数天,但是这样的抢救真是没有必要及意义。

有鉴于此,香港的公立及私家医院都制定了「不做心肺复苏术」的政策、指引和表格。医生可根据患者的病情及专业知识作出判断。当病人病情已到达无可逆转的地步时,便应考虑应否在病人情况继续转差时做急救。与此同时,医生亦会与病人及家属商议需否急救。要知道,不做急救并不是放弃病人。反之,我们更应为患者提供各种纾缓治疗,让末期患者能够舒服、安详及有尊严地离去。

实际上,在很多先进国家都已广泛应用「不做心肺复苏术(DNACPR)」的指引及文件。而在香港医院的执行一直都能行之有效。

但是,在医院以外又怎样呢?救护员按条例抢救感矛盾

刚巧在 5月29日《明报》看到以下的一篇报道,标题为〈「见患者辛苦会不安」 救护员叹两难〉。

报道指出,因应《消防条例》规定消防处人员职责包括:令患者复苏或维持生命;即使晚期病人早已签署「不做心肺复苏术」文件,职责所在仍要尽力抢救,不能作出选择。

消防处救护主任协会主席邓建泰引述前线经历称,部分已签署DNACPR患者家属期望救护员到场不做CPR,「同事解释后,家人只能无奈接受」。他又说,晚期患者在院外心脏停顿,「没有几多个(晚期病人)搓得番」,但是救护员亦只能按条例做好本分。

又消防处救护员会主席李伟孝说救护员也是人,感到「很矛盾」,「见到患者辛苦会不安乐,若尽力抢救,用人的角度看,是否有好处呢?」他期望社会多讨论该议题。

由此可见,消防处相关条例很值得检讨。而事实上,当有关政策制定时,医院管理局已留意到「不做心肺复苏术」文件能否适用于医院以外。而在制定有关指引及文件时,亦曾多次与消防处商议,尝试说服消防处更改消防处人员职责守则,好让末期患者在家离世时,能安然而去,毋须再受到心肺复苏程序的痛苦。可惜消防处至今仍是沿用一贯做法,未有改变。就算是家人出示了「不做心肺复苏术」文件,救护员仍一定要为垂死病者做足救援程序。

要让香港人能一路好走,我相信各方仍须尽最大的努力。恳切希望消防处能重新检讨其急救守则,能让「香港人一路好走」可踏出那一小步!

文:梁万福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