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林苍祐辞世‧週六日供民众凭弔‧敦林国葬
分类:E漫生活

敦林苍祐辞世‧週六日供民众凭弔‧敦林国葬(槟城25日讯)第二任槟州首席部长,也是民政党创党人敦林苍佑在週三晚上9时07分撒手人寰,家属已接受政府替敦林举行的国葬礼仪。据了解,敦林的灵柩将在週五早上11时奉移槟州大会堂,并订在週六及週日2天让民众哀悼后,举行国葬仪式,然后绕65楼高的光大一圈,风光举殡。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表示,首相纳吉已示礼宾部着手安排国葬仪式。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也已指示其助手拿督再纳奥玛着手跟进敦林国葬的安排。许子根说,首相署的礼宾部官员目前已在赶来丧府的途中。敦林将是大马在近30年来,继敦陈祯禄及敦陈修信之后享有国葬礼待的华裔领袖。由于他们生前为国家作出巨大的贡献,在逝世后,受到国家肯定,才能享有这最高荣誉。敦陈祯禄是马华首任总会长,当年与东姑阿都拉曼合作,为国家争取独立;敦陈修信则出任第三任马华总会长,掌管财政部长达15年,一样受到国葬的礼遇。灵柩移大会堂供瞻仰据了解,敦林灵柩将在週五早上11时,奉移槟州大会堂让公众瞻仰哀悼。据治丧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邱继甫说,在週五早上,将有10名来自西藏的喇嘛将一路颂经护送敦林的灵柩到大会堂。丧府治丧5天,週四至週五将在位于珍珠山的私邸治丧,但只给亲属擎友祭拜追悼。公众则要在要週六及週日前往槟州大会堂凭弔。据知,槟州大会堂週六碰巧被人预定举行婚宴,所以州政府和有关当局目前正与这对新人洽商,希望后者可以腾出这个档期,方便敦林的葬礼举行。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槟州行政议员兼卫生、福利及爱心社会委员会主席彭文宝週三深夜也赶往丧府,和敦林儿子林建安等人商议至週四凌晨约2点。敦林的葬礼初步已经确定,即以国葬进行。黄伟益在凌晨时分步出丧府受询时说,由州槟首长林冠英现身在香港,所以委托彭文宝全权负责,和敦林家属商讨葬礼事项。“首长会儘快赶回槟城,现在希望是可换到机票提早回槟。”他说,首长在抵槟后,将直奔丧府慰问家属。据悉,丧府择定週日中午12时举殡,奉移峇都眼冬火化场火化。出殡队绕光大一圈据悉,敦林苍佑将在週四中午12点入殓。举殡日当天或将绕65楼高的光大地标一圈,以纪念这个被称为“槟州发展之父”敦林对槟州的贡献。光大和槟城大桥都是敦林苍佑掌政时的“发展代表”。黄伟益说,出殡日当天,或许出殡队会绕行光大一圈,因为光大可说是敦林最大及最具代表性的贡献。警全天维持秩序警方、自愿警卫团和市政局全天候轮班,驻守在丧府协助维持交通秩序。在敦林逝世后的一个小时,警方在週三晚上约11点,已经派遣巡逻车和流动警局,驻守在敦林位于珍珠山住家的路口。黄伟益说,自愿警卫团和市政局等也会配合,现场协助维持秩序。此外,槟州总警长威拉阿育耶谷週三雨夜赶到丧府慰问家属。阿育是在週三晚上11点多抵达,直到週四凌晨1点多才离开。“代表槟州警方对敦林逝世的致哀,只要林苍佑的家属有需要,警方会给予任何的协助。”长子为父挑选现代寿棺林苍佑与世长辞,长子林建安局绅为父亲挑选“大屋”时,在二十多副寿棺中,只望一眼就看中摆放在最角落、由上等精木打造的现代寿棺。这口寿棺是与另两副上等寿棺并列摆放一起,一副是传统寿棺、另一副则是威严和气派的现代寿棺。不过,林建安挑选上的寿棺,却是给人充满稳重和低调的感觉,犹如严父的生前的一贯风範,难怪林建安没有精挑细选便说:“我喜欢这个。”林建安是于週四上午10时,在弟弟林建成,以及治丧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邱继甫等人,在白云山路一间寿板店选上这口寿棺。林建安等人只逗留15分钟,安排好葬礼仪式即迅速离开。当年,敦林苍佑的母亲谢瑞云仙逝时,林苍佑也是到该间寿板店挑选寿棺。林苍佑也和其子林建安一样,没有精挑细选,而是全权交由寿板店负责其母亲身后事。据知,林建安为父亲相中的寿棺长6呎宽2呎,是由上等精木打造,价钱不菲,需要6人才能抬得动,但重量不详。受询该副寿棺的市价是否高达两三万令吉时,寿板店老闆表示有关价钱不可透露为由,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欲瞻仰敦林须联络治委会治丧委员会在开会商议后,决定已将在週五中午11点移灵到槟州大会堂,团体或学校等瞻仰的时段,从週五开始定在下午2点晚上10点,至週日出殡日。主席邱继圃週四早上开会后宣布,为免引起任何的混乱或不当,任何团体、学校等如要前往瞻仰敦林,请先联络治丧委员会,打治丧委员会热线04-8902828,由治丧会安排时间。此外,为免影响居民和公众,家属已安排巴士载送,週四晚欲到丧府拜祭敦林的亲友,轿车可免费停放在家属指定的地点,乘坐巴士到丧府。治丧委员会热线电话:04-8902828停车处1. 槟州游泳公会2. 沙湾酒店3. 丹绒乡村俱乐部受英文教育却笃信风水林苍佑虽是受英文教育的佛教徒,但他生前因受到深信风水说的父亲,以及对风水命理颇有研究的世交陈义锺的影响,而笃信风水之说,连其长子林建安也在耳濡目染之下笃信风水命理。公巴地方领袖拿督蔡瑞光说,据他了解,敦林年幼时偶然接触风水命理典故的林老,时常随着家人到美湖世交家玩,也就是美湖前村长陈文辉已故父亲陈义锺。后者是通学和钻研风水命理的风水师,与敦林之父林萃龙医生是深交,两家如同亲戚。“所以林陈两家时常有交往,陈义锺的独子文辉更在求学时,因与林苍佑的母亲很熟悉,直至两人结契为母子关係。因此文辉认了林萃龙为义父,使两家人感情更密切。之后文辉更与林建安变成感情甚笃的玩伴。”不过,后期林苍佑从政和出任第二任槟州首席部长后,因官务缠身而使林陈两家联繫渐渐疏远,也鲜少往来。美湖联邦村长陈庆镇接受《》访问时证实,陈文辉曾当过林萃龙的义子,所以两家关係密切,尤其林萃龙生前笃信风水命理,对陈义锺的玄学研究深信不疑。“已故陈义锺并非专业的风水师,但生前擅长研究通书民曆,普遍上专为同乡新生子女取名字,也略懂风水玄学和解除邪术,称得上是传统济世之举。但他老人家生性孤僻,并非人人有求必应,但对林苍佑一家人却例外。”他说,目前陈文辉与义弟林建安感情较好,不时联络,惟陈文辉是果农,没有继承父业。盼槟竖立肖像敦林苍佑过去对槟州做出伟大的贡献,深获人民歌功颂德,他们也希望敦老的肖像能竖立在槟州,供后人敬仰。公巴地方领袖拿督蔡瑞光受访时说,敦林对槟州贡献良多,如:槟城大桥、工业区以及光大政府行政中心。若没有敦林,槟州不会有今天的神速发展。“若槟州政府或其他单位能够为林老打造纪念铜像,让后人敬仰和怀念,将是槟州人民所期盼的。”前州议员林建安局绅的前助理赖扩汀说,前首相敦马曾提议为“槟州发展之父”敦林苍佑塑造肖像,以纪念他对槟州发展立下的丰功伟绩,但由于当时的首席部长许子根认为不是时候而延后落实。“如今我们希望州政府能够基于敦林的巨大贡献,为敦林在槟城地标一带竖立肖像,延续槟州人民的期待,如置在光大大楼、工业区或槟城大桥。”国会向敦林默哀1分钟国会下议院週四全体起立默哀一分钟,以向週三晚逝世的槟城第二任首席部长敦林苍佑致哀。下议院副议长拿督旺朱乃迪是在结束问答环节后,率领全体议员一起进行默哀。他在致词时,代表全体议员向敦林遗孀杜潘吴欣燕与家属致哀,并表示敦林的离世是国家的一大损失。90年落选不谈政治第二任槟州首席部长敦林苍佑在1990年大选落败后,从此不参与也不谈论政治。在晚年,林苍佑依然坚持不谈民政、不干涉民政,但他始终放不下“重振槟州”4个字。敦林苍佑住家的玄关上方,挂着两幅特别显眼的牌匾:“耀祖荣宗”和“重振槟州”。前者是祝贺敦林在1969年当上槟州首席部长,后者是祝贺敦林连任槟州首席部长。虽然敦林苍佑对外声明自己不再涉及政治,但他还是无法真正放下槟州人民对他的期待。“重振槟州”的牌匾挂上玄关上方后,始终没有被取下来。无时无刻,敦林都把“重振槟州”放在心上。放不下“重振槟州”敦林长子林建安指出,自此父亲退出政坛后,就不参与任何政治活动,也不会谈论政治。对于敦林晚年是否对一手创立的民政党仍然抱持希望,林建安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父亲没有谈论过民政党……而且,他早已退出政治舞台,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说,父亲出事前,不曾和他谈论民政的事情。他认为父亲不会干涉民政党务。林建安在父亲逝世后,彻夜未眠为葬礼到处奔波。“发生这种事,我怎能安心睡觉。”林建安告诉记者的时候,眼眶泛泪,眼球布满红丝。孙子赶不及回国林建安指出,父亲走的时候,只有孙子没有在场。“他们在国外来不及回来,所以只有我们陪伴父亲最后一刻。”他感谢祝福他父亲早日康复的人民,也感谢医院、医务人员、助理,以及所有相关人事,在他父亲入院期间给予的帮助和医疗。没委托人写自传敦林苍佑生前没有交代,或委托国内着名作者为他写自传。林建安指出:“我父亲是个公众人物,他的故事人人都知道,根本不需要写甚幺自传。”这意味,“敦林苍佑自传”的作者,并没有指定人选。邓章耀:激发民政夺槟民政党总秘书邓章耀指出,创党人敦林苍佑的逝世,不会打击民政党,反而激发民政党的斗争力,拿回槟城这片“江山”。“民政党在槟城的江山,是敦林打下来的。我们一定要夺回。”邓章耀指出,敦林退出政治舞台后,仍然关心党。“不过,敦林是位君子。他不会公开评论政治。”方天兴:对华社贡献大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说,槟城在前槟首长敦林苍佑的领导下,所创造的成就让华社刮目相看,让人见识到敦林的领导风範,也让槟城华社团结起来。“敦林为人民与华社作出许多贡献,是一个负责任且深受尊重的政治领袖,他的精神将会永远存在人民心中。”华总会安排时间前往拜祭敦林苍佑。曹智雄感恩敦林为国奉献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曹智雄对于槟城前首席部长敦林苍佑的病逝深感惋惜,他将永远感恩敦林对国家所作出的奉献。也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曹智雄出席部门的“2010年革新日”集会后说,敦林苍佑从政超过30年,服务槟城和全国人民,是国家的重要领袖,他代表马华和房地部永远铭记敦林一生的奉献精神。‧2010.11.25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