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再当媳妇了。爸爸、妈妈,真的非常抱歉。」
分类:L生活图

「我不想再当媳妇了。爸爸、妈妈,真的非常抱歉。」

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交给公婆一封不再当媳妇的辞职信。那时正好是中秋节前两天。这个想法并非长时间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其实当时的我,在某种程度上早就摆脱了所谓媳妇的过节压力。但越靠近中秋节,我还是会感受到一股小小的压迫感。在那一刻,我突然连这种压迫感也想通通摆脱。当然我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贪心了。因为从好几年前开始,过节或祭拜时需要的食物大多数都用买的,我也只需準备汤和饭而已。

就这样,我独自一人想了又想,在职场上不管工作再久都可以辞职,为什幺媳妇这个角色不想当的时候,却不能那样做呢?即使有离婚,也从没听说过「媳妇辞职」。难道不想当媳妇,只有离婚或死亡这两种方法吗?我不想通过这两种方式结束媳妇的角色,我只是想脱下「媳妇」这件外衣。

我想:「从没有人写过媳妇辞职信也没关係,就让我来做吧!」一有这样的想法,我立刻写封辞职信,决定不当媳妇了。那是中秋节前两天的晚上,我拿着上头写着「媳妇辞职信」的信封,就这样去了公婆家。信封内什幺也没有。我原本想写不想当媳妇的理由,后来还是作罢。因为原因就只有,再也不想当媳妇而已。

从我住的地方到公婆家,车程约十分钟。因为临近中秋节,路上车子非常多。坐在公车上的我,因为害怕和紧张,双手抖得不停。「妳身为长媳,有做了什幺吗?妳怎幺可以这样做……。」我可以想像自己将会如何被大声斥责。我甚至还做好被公婆甩巴掌的觉悟。不,应该说不管等一下会发生什幺事情,我都心甘情愿接受。

我站在公婆家门时,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我先做了个深呼吸才走进去。公婆看到媳妇在中秋节前就来访,极为讶异,他们问我:「这幺晚了,有什幺事情吗?」我感觉公婆多少也有点紧张了。我走进客厅之后,马上拿出那封写着「媳妇辞职信」的信封交给他们。公公把信封里里外外看了看。

「这是什幺呢?」

「对不起,我不要再当媳妇了。」

公公好像忘记要说什幺话似的,陷入了沉默。我低着头,就像脖子靠在刀刃上,正在等待处决的死囚。就这样,在一阵寂静过后,我听到了公公平静的声音:
「妳辛苦了。我只顾着叔公跟姑婆们,却没有好好照顾你们。」

公公停了一下,又接着继续说:
「妳就做妳想做的吧!你们过得好就行。我们自己会过得好,不用操心。过去真的让妳受苦了,我身为爸爸真的很抱歉。」

听到公公说出让我完全意想不到的话后,紧绷的情绪一下子释放开来,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是的,我也没做好……。」

我缓了缓气后,鼓起了勇气继续说:

「长期以来,我都被长媳这个角色沉重的压迫着。我不想再当媳妇了。爸爸、妈妈,真的非常抱歉。」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婆婆说话了:

「我们自己会过得很好。你们夫妻跟孩子们好好过吧!我一直很感谢妳对我们的费心。从现在起,妳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们。」

公婆的宽容态度,让我哽咽了。他们的心一定受伤了,我感到非常抱歉和内疚。

「不论什幺时候,妳想来的时候都可以来。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后,妳内心没有负担的时候再来,不来也没关係。」

就这样,我们多聊了几句后,彼此就无话可说了。于是,我起身离开。

「过去这段时间,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我走了。」

放下担任了二十三年的长媳角色,并没有花很多时间。我走出公婆家时,感觉卸下了肩膀上扛着的巨大行李,但内心却没有变得轻鬆。不,反而还因为複杂的心情和紧张感同时释放而感到全身无力,异常空虚。

如此简单,如此轻易,如此快速的就可以不用再当媳妇,令我感到空虚。同时,我也因为对公婆感到极为抱歉而痛苦。如果被他们骂或甩巴掌的话,或许我现在心情会好过些。我好像对八十高龄的公婆做了罪大恶极的事,一直无法摆脱罪恶感。

我走到大马路上,看着正在为中秋节忙碌準备的人们,不知道该如何抚平内心的凄凉。
 
两天后就是中秋节了,这是我婚后第一次不用到公婆家过节。但即使不去公婆家,也无法带着老公跟小孩回娘家。得要告知娘家妈妈,短时间之内我不会回去了。我想我的母亲不会认同我的做法,但她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她一定会问我,过去是承受多少痛苦才决定这样做?她一定可以理解我。

当初我要跟先生结婚的时候,母亲是最反对的。因为先生是大家族的长男,公公那一辈有九个兄弟姊妹,还有祖父母。妈妈是长媳,她知道身为长媳有多辛苦,因此极力反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也受苦。最后,她是看到我对先生的信任和爱,以及公婆人很好,才答应这门婚事。

我就在对公婆罪恶感尚未消失的状态下,打电话给母亲。母亲听我说完后,吓了一跳,突然提高音量说:「妳怎幺可以那样做?」母亲的反应跟公婆截然不同,反而让我不知所措。

「妳怎幺可以对那样好的公婆做出这种事?」

母亲的态度好像我犯了什幺大逆不道的罪一样。

「妳不可以那样做!」母亲更加生气的说。

她不听我的解释,也没问我为什幺会做出这个决定,只是充满愤怒。音量越来越高,斥责的话没间断。母亲希望我去弥补,当这件事情从没发生过。直到我对着母亲说,如果她不停止发脾气,也不听我说的话,那我也不再当她女儿,母亲才停止。她总算没那样生气了,但依然重複着劝说的话:

「妳那样不行,对亲家实在太抱歉……。该怎幺办呢?我实在没脸见亲家和女婿了。」

我向母亲传达我把信交给公婆后,他们对我说的话,希望她不用担心,没想到反而让她更感到过意不去。

「为什幺妈妈要觉得抱歉呢?我公婆可以理解,还希望我能过得自在幸福,为什幺妳却要我继续忍耐和牺牲呢?」

「即使是那样,他们对妳那幺好,妳怎幺能做出那些事?」

母亲直到最后,还是希望可以说服我回心转意。

「妳不可以那样做啊!怎幺办呢……?」

母亲好像面临世界上最难堪的事情似的,最后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的母亲跟我说:「妳不去婆家的话,那也不要回娘家了。我没脸见女婿。」

我只说知道了,就这样挂了电话。
 
关于这件事情,不只是母亲无法谅解。

我的先生把媳妇辞职信的事告诉了他的朋友。那位朋友偷偷劝先生:「你呀,乾脆离婚。」理由是,绝对不能跟对公婆做出这种事的女人一起生活。

甚至跟我一样同为长媳,长久以来和我关係极为亲密,是最能够理解我处境的一位年长女性朋友听到后,也是对我气愤的说:「有谁是自己想当媳妇才当的吗?」

好像全世界都在反对媳妇辞职这件事。即使如此,我也不后悔。我当了二十三年的媳妇,虽不敢说自己做得很好,但能做的全做了,我没有亏欠谁。当了二十五年妈妈的乖女儿,再当了二十三年的媳妇、妈妈、妻子。剩余的人生,我要为自己而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