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当一面的大人」彷彿是钓竿上的红萝蔔,而我们则是那头以为努
分类:L生活图

前天在PTT上看到了一篇名为「 8年级在职场的还好吗?」的讨论,心想「也终于轮到我们这代了呢」毕竟八年级生(尤其是8头7尾)所经历的正是万恶宽鬆世代的开始。将这个世代所经历的困难浓缩成一句话,就是讨论区下的一则回应「我不知道该怎幺当一位大人⋯⋯」这句如台词一样的自白。

看到这句过于现实的台词我不禁哑然失笑,笑完则是无尽的惆怅,因为不只他迷惘,我、以及我身边所有八年级世代的各位都是。

「我不知道该怎幺当一位大人⋯⋯」

纵然不断地立志,但我总是在努力成为「完美的大人」这条路上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失望:国小期望国中成熟的自己,殊不知自己上国中只是更幼稚;国中期望高中成独立有成,殊不知高中除了读书似乎也不太能做其他事;高中期望大学(这个摔得最严重),殊不知上了大学后才发现大学那套怎幺跟高中没两样,你还没準备好就被踢出校门。

高中完考大学,大学考完有更多的补习可以选:公教公职、出国研究所、工作证照。这个世界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另一半不断地索求着我们所有的精力,然而我们满足这个世界「成为大人的条件」的能耐,远远比不上这个世界加开新条件的速度。「独当一面的大人」彷彿是一条吊在钓竿上永远追不到的红萝蔔,而我们则是那头以为努力就能吃到的驴子。

「什幺是大人?」

从和朋友们以及师长的谈话中似乎被分为三层:生理、社会角色、心理。

撇开民法上20岁就能开车买房结婚生小孩的法律规定外,我们对于大人似乎都有着更高一层的想像。「生理年纪」的进一阶就是「社会角色」,开始可以分担家计、开始发红包,在家里的角色和工作逐渐重叠小时候对于「大人、父母」的想像和认知。而「生产力」进一阶就是「心理层面」。然而心理层面就相对无法量化地抽象,但我们任谁都能很快地去感受一个人是否成熟:有没有肩膀承担自己的选择?有没有能力独立思考?会烦恼但能否不轻言后悔?

满足了诸如此类的心理特质看在旁人的眼里,是否就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呢?必须跟各位抱歉,虽然我提出了这样的归纳,但仅仅这样的我,是没有能力回答的。

在学习路上接受了好多「大人们」的教诲后,对于「成为大人」这件事情有了新的体悟。就目前的我的认知而言,「成为大人」并不是一个满足条件就可以取得的成就。「成为大人」是一个「过程」,一个跟着时间不断流变、扩充的过程。我无法忆起这条路的起点,而就前人的经验「成为完美的大人」似乎也看不见终点。简言之,「成为大人」似乎就是一条持续一辈子的修行。而这个完美大人的称号并不是大家满足条件后获得成就。而是在这个世界看着各种可见的路标走了二十几年后,发现在你走来的路上有一条隐约被前人踩出的野径,而这条路有更多伟大的前辈和模範走在前方。你赶紧跟上,跟着身旁不断把你向前推的前辈后辈们,继续那段看不见尽头的旅程。

「为什幺我们非得当大人呢?」

当个跟随者、学习者,明明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出了社会跟朋友吃饭时,大家总会不约而同地聊起当年,一致地觉得「当学生好快乐啊~」彷彿忘了当年时论文和Meeting是多昏天黑地一样。跟着强大的前辈、严厉的指导教授学习或许痛苦,但每天都在「前进和成长」的喜悦和出社会后每天「被掏空」的感觉是不能相比的。

是啊!可以的话,谁不想一辈子在大人们的羽翼庇荫下生活呢?

一边奢望着永保青春一边工作的我们却也同时被这个世界推到「人生的第一现场」,成为这个社会的新主力,不是我们「终于成为大人」,而是「不得不轮到我们当大人」了。

就像男生当年青春期开始长喉结一样,踏出社会后的转变就像喉结,面对这种成长,克服生理变化的适应总是最简单的,我们知道结果(声音会变低变粗)。但困难的是如何为自己的改变「沉澱出注解」,去给自己有个交代并说服自己必须克服这个困难。

因此我们一边回应着社会的期待和大家的人生行程,去面对学院毕业、进社会找份工作、去成为最新鲜的肝、去成为最有热情的毕业生、去成为20代最有理想的年轻人。就像被拖进去当兵的菜鸟们,一边遭受这个社会的剃头和责备、一边思考着「为何」要去承受这份责任。

「直到我回到家⋯⋯」

进入社会后,历经了混乱的就职,儘管薪资低廉、毫无品质的生活内容,八年级生们还是逐渐地稳住了脚步,就像每个曾经当过年轻人们的「大人们」一样。渐渐习惯了西装套装,也熟练地融入了繁忙都市下班的剪影里,早出晚归地通勤、燃烧生命燃烧肝。而让自己维持继续奋斗的救赎,成了在每一杯写着自己名字的星巴克和每一张社群网路上加班的自拍里,找到自己在这个社会里身为大人的归属感。

「长大就是这样了吗?」你或许会问,但我无力回答。因为下了班后的我们,只想瘫在沙发上或是快去附近的公园慢跑然后早早就寝。

这个麻木地生活,持续到了某次我放假回到老家。

一旦克服好目前的生活后就会些许地感到放心,我们终于在某个週末偷偷订了高铁票回家。面对突如其来的归来,父母总像是子女衣锦还乡一样地夸张还笑你人回来就好,回家带什幺伴手礼。

而你踏进家门后,感受到些许不同,当年的新房子多了斑驳的痕迹,而当年身为社会中坚世代的父母们,也逐渐步入高龄。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凝视他们加深的法令纹、逐渐慈祥的面容、以及越来越像小朋友的说话方式和个性的那时,心中不禁感到一阵鼻酸和感激。

老爸开始看电视会看到睡着,两老电脑出了点小问题,一个小时就可以一直来探头来房间询问你有没有时间帮忙看看、请你协助,纵使那个问题只是一个三秒钟可以解决的问题,他们都强烈地信任着你希望你来,宁愿拖了好几个礼拜也不打电话叫中华电信来。

我离开房间走下楼去陪着爸妈一起解决问题,他们像极了小朋友听老师上课的样子坐在一旁看着我的步骤抄笔记。这时,我心中突然感受到强力的既视感和油然而生的责任。

就像我当年拿着不懂的作业去请教家里大人一样。

「那是一种传承。」

突然明白「长大成人」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从学生踏入社会开始有能力赚钱、有能力成为别人的前辈,这样的转变成果从来就不只是关于我自己,而是属于和我和我人生相关的每一个人的事,是一个世代交接重要的仪式,是一个重要的交接流变。

父母、师长、还有一路上遇到的前辈们在我们「成为大人」之前,陪伴、教导、照顾我们。花了二十几年的时间,将一无所知的我们带到了现在踏出社会。而现在的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则是接下他们的使命,将这份身为前辈的温柔和陪伴交给当年和我们一样烦恼的年轻人们,一如当年他们如何拉拔着我们长大一样。

因此,在那篇文章底部留下「我不知道要怎样成为大人⋯⋯」回应的人们,我想告诉你:不要把成为大人这件事情当成是你成长中的另一项考试,因为它没有正确答案,你也不需要为了成为「完美的大人」而去成为谁,而是努力地去烦恼最珍贵的你如何活得最美。

「成为大人」不是像脸书PO文一样,重点不是如何去获得最多的讚和认同,而是学着有耐心地去回应父母或是晚辈们的不断重複地提问,从当年接受帮助的接受者变成有能力助人的给予者。角色如今互换,请成为对方可靠的伙伴。

因此在此和看到这篇文章的各位互相勉励,请让我们一起做一位可靠的大人吧,共勉之。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