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15年‧9度坐牢勒戒‧道友当义工拯救边缘人
分类:L生活图

吸毒15年‧9度坐牢勒戒‧道友当义工拯救边缘人(槟城4日讯)华裔葡萄牙混血儿查理诺曼,年轻时因一时天真,试了几口毒品后,自此便染上毒瘾无法自拔,每天睡醒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吸毒,睡觉前也要抽一剂海洛英才能入睡。为了解瘾,他日日漫无目的的找钱吸毒,最后搞得妻离子散仍不知悔改,继续缠着前妻讨钱买毒品。在毒海浮沉15年,他前后被捉进监牢5次,4次进戒毒所,直至两年前才终于大彻大悟成功戒毒,事后更担任全职义工全力辅助边缘人。如今,他不只协助戒毒者找工,也走入暗巷分派避孕套给有吸食毒品的性工作者,并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导她们戒毒。走入暗巷分派避孕套毒海无涯,回头是岸,44岁的查理压根儿也没想到,自己也能摇身变成吸毒者、戒毒者与性工作者的“辅导天使”。他向《》指出,当年他26岁任电路与电线技术员时,在一次休息中看到一名同事蹲在地上猛吸某种东西,神情十分享受,那时他感到很好奇,便向对方讨一些来尝试。“那时我太天真了,以为试一下不会有事,从没想过会上瘾。结果试了几次后,从此就脱离不了。”查理说,他每天平均得花六七十令吉购买毒品,经常入不敷出。“其实我心里很想戒掉毒瘾,但每当接触回相识的道友,又受不住诱惑走回旧路,不吸又会全身无力手脚发抖,连工都没办法做。”“那时,每天睡醒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吸毒,睡觉前也必须抽一剂海洛英才能入睡,最难过的是明知沉沦却无法自拔……每天漫无目的找钱吸毒,四处到朋友家投宿,居无定所。”多年来进出监狱及戒毒所数次后,2007年,查理遇到槟州家庭健康发展协会义工队,并在接受美沙酮治疗计划(MethadoneTreatment Programme)后,于2009年成功抑制毒瘾。脱胎换骨后,查理加入槟城雨伞协会的义工行列,每个星期总有几个夜晚,他必到乔治市甘榜哥南的黑暗街道分派避孕套给性工作者,并在与这些性工作者混熟后,不断规劝她们戒毒。“毒瘾是一个无底洞,跳不出来就会一直陷下去,唯有戒毒,她们才能跟我一样,把自己救出深渊,重寻生命意义。对于她们,我只能说没有一个女人一开始就希望自己从事这行业,她们有各自坎坷的背景,讲到伤心处时她们也会哭、会哀叹。毒瘾缠身后,她们更无法脱离这行业所带来的高收入。”查理说,在他的劝解下,有几名性工作者愿意接受美沙酮治疗,当中有两三名已成功戒毒并离开淫窟,另找一分正当的职业重过新生活。吸毒毁婚姻向前妻讨钱买毒品毒瘾毁了查理的婚姻。查理20岁时认识前妻,两人拍拖4年后决定结婚,不久便生下一个孩子,可惜这段婚姻维繫不到两年,便因查理染上毒瘾而划下休止符,前妻更决心带着儿子离开他,寻找更好的生活。查理声称,即使离婚后,他仍厚着脸皮向前妻要钱买毒品,好几次前妻不断骂他,但钱还是照给。“之后前妻渐渐不再接我的电话,一听到我的声音,便立刻挂断。我不怪前妻离开我,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没有人拿着鎗逼我吸毒。那时,我做人失败极了,为了吸毒竟不顾自尊、面子,四处向家人要钱。”查理是家中幼子,上有2位姐姐3位哥哥。2007年,他决心戒毒时,第一个将这个心愿告诉了关係要好的二哥,当时二哥只是冷冷的给予回应,对他一点都不抱太大期望。“直到2009年我正式搬进五条路槟州雨伞协会居住,他们才完全相信。父母很开心,常来探望我,带我外出,我也常回家探望他们。还有我的儿子,我跟儿子的关係也比以前好很多了。”问起他目前的感情状态,查理腼腆的说,他仍单身。“有缘的话,再找另一个女子做伴,目前并不强求。”沟通说服老闆聘戒毒者除了为吸毒者提供心理辅导与生活照顾,查理也替成功戒毒者找工作。因着自己曾在找工作时碰钉子,他担心戒毒者在重回社会时也遭到不必要的奚落,于是便与其他义工先和有关雇主接洽,让雇主清楚知道申请者的过去,并尝试说服雇主给予戒毒者重新生活的机会。“我们会与老闆谈好,让老闆可以接受他们后,才让他们正式见老闆与上班。”他说,义工通常都会介绍一些建筑工地的工作给戒毒者,不过,如果戒毒者想要做生意卖汉堡,义工也会筹钱为他们打本,总之就是希望他们可以安份守己,靠打一份工养活自己。5进牢4勒戒最久关3年查里以“黑暗岁月”来形容自己过去那段吸毒的生活。“那时,白天都不大敢出外走动,出去买个东西也担心会被警察看见,只有等到深夜时才敢外出。吸毒十多年间,我前后被抓进监牢5次,进了戒毒所4次,在监牢里最久被关了3年。”记者问起查理被警方追捕的日子,他无奈笑道:“哪来的追啊!吸毒的人根本连跑的力气都没有,那时我像一只没有脚的老鼠,大猫当前只能束手就擒。所以那时最怕遇到警察,根本跑不了。”他说,那时对进出监牢和戒毒所的生活感到厌倦,却仍戒不了毒瘾。找回自尊步伐比以前踏实“我感觉自己找回曾一度失去的自尊与生活的意义。”查理不违言,从事义工服务后,他对生命从此持有不同的看法,生活中的每一个步伐都走得比从前踏实。他说,因曾经自甘堕落过,所以他深深明白毒瘾非无可救药的无底洞,只要有心求变,加上善心人的协助与支持,就可让生命的黑夜变白天,残阳变旭日。“以前的我连自己都帮不到,那时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有能力帮助人。”坦承吸过毒找工频碰壁戒毒成功者要重新跟上社会步伐,非如想像中容易,查理就曾试过应徵好几份工作,包括超市、保安、办公楼打杂等,可是每次在表格上填到一些背景资料或老闆问起时,他一回答“我曾吸毒过”,往往就会立刻遭到冷漠对待。“我不会刻意隐瞒自己的过去,若被问起,就会坦承我吸过毒,坐过牢。有些老闆知道后,脸色立刻凝重,草草结束面试,要我回家等电话。”“听到‘回家等电话’,我明白这份工我是做不成了,心中有一股被人瞧不起的失落。”他也提到,他有位朋友戒毒成功后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做不到两个月,老闆突然要这名朋友辞职,原因是查到对方曾是道友的背景。“他很努力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尽责工作,可是为甚幺老闆不愿意相信他,也不给他机会?我认为社会人士,尤其是那些老闆们,应该拿掉对前道友的有色眼光,不应该歧视我们。”目前,查理除了当义工,也接一些散工来做,即做回电路与电线技术员的老本行,同时也兼职当保安员。“做义工没有薪水,但却有免费膳食与住宿。”你知道吗?槟州雨伞协会简介槟州雨伞协会(Persatuan Payong Negeri Pulau Pinang)位于乔治市五条路,是一所私人慈善机构,主要为吸毒者提供庇护所与戒毒辅导。平日流离失所的吸毒者可在特定日子到该会所洗刷及接受健康检查,若义工发现吸毒者患病,则会写信让他们到政府诊所接受治疗。该协会也收留刚从戒毒所或监牢出来的前道友,让他们暂时有安定居所,并协助他们寻找工作。该协会会所最多可住20人,目前有13人住在里面,包括义工。槟州雨伞协会在2005年创办,并于2007年初开始活跃,2008年9月注册为合法团体。‧2011.09.0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