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妹心理学:吊桥可以,但云霄飞车不太OK
分类:L生活图

电影情节中,原本对男主角兴趣缺缺的女主角,在经历了惊悚事件,这时候男主角英雄救美,女主角观感突然改变,然后彼此坠入爱河。这样的例子,在社会心理学中有一个知名的实验,称为「吊桥效应」。

心跳加速是爱的感觉,还是错觉?

这种现象是源自于着名的社会心理学实验,人在经过山间的吊桥,又摇又晃地,带有点惧高症又害怕跌下去的心情,让心里噗通噗通地跳,心跳加速的感觉,很容易错误归因为身旁的人所散发出吸引的魅力,因此有种坠入爱河的错觉。这是加拿大心理学家Donald Dutton和Arthur Aron(1974)所做的知名吊桥效应实验(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 experiment),然后受试者是青壮男性,走完吊桥后就会安排一位面容姣好的女研究生,对受试者说:「我在找受试者,可以请你帮忙吗?如果你想知道实验流程,请打电话给我。」然后就留下了有电话号码的纸条给该男性(不过,我猜应该是实验室的公用电话,绝对不可能是手机,因为1974年应该手机还不普及),结果呢还真的有很多的男性打电话给女研究生。

在吊桥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男性受试者因为走过又摇又晃的吊桥,出现了心跳加速的状态,过桥之后又有正妹迎来,这时候男生就得推敲自己内心噗通乱跳,是因为怕高的恐惧不安,还是被美女吸引得小鹿乱撞。理论上应该是来自吊桥的紧张刺激,但是男生多数会把这种感觉解释为怦然心动,有种恋爱的感觉,这在心理学称为「心理激发状态归因谬误(Misattribution of arousal)」。

把妹心理学:吊桥可以,但云霄飞车不太OK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加拿大温哥华卡皮拉诺吊桥(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实验太过有名,所以心理学家到这边都会变成心理学观光景点,一定要去踩点打卡一下。
吊桥效应要成功的秘密条件

这时候想起大学研习心理学系的时候,和室友分享这个经典的研究,然后想要把妹的室友就开始「密谋」带着心仪的女孩,去乐园坐云霄飞车。你说为什幺不去走吊桥?嗯,这是个好问题,走吊桥或者去爬山这种约会的模式,应该还是有时代背景的差异。而且,现在要找到吊桥还不是那幺容易呀。

终于顺利约出去了,但回来他一点沮丧地说「我成功约心仪的妹仔去游乐园了,但是告白失败了。」

「嗯,想也知道成功机率不高」室友纳闷地看着我。于是我默默地跟他讲另一段故事。

吊桥效应要发生效果,你以为只有吊桥吗?或者吓吓想把的妹仔,让他花容失色就有机会掳获芳心吗?心理学研究是在把一些条件控制好,所得出来的结果,过去留下电话的女研究生是「面容姣好」,意思是她是个正妹来着的。如果这位女研究生颜值不高,这时刚走完吊桥惊魂还未定的男大生,看到卸妆后的女研究生,就……就再次受到惊吓(喂,正经一点)。

这时候的男大生很少会将走完吊桥心跳加速的原因,解释成怦然心动,因为心理上就会告诉自己:咦?是因为这位女生让我心跳加速吗?喔不,她不是我的菜,所以一定是刚才吊桥的影响。说了这幺多,我只转过去跟室友讲:你对自己的帅气程度打几分?(匡拉匡拉……我怎幺好像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

「嗯,我又不差。」室友坚定地回我。

好吧!既然梁静茹都给你勇气了,我只好继续再讲下去。

用云霄飞车来模拟吊桥行不行?

「你带他去游乐园对吧?」

「是的。」

「你带她去坐云霄飞车,想要营造出心跳加速的情况对吧?」

「没错,就是你讲的吊桥效应。」

「你清楚知道我讲的是吊桥,可是我没有说是云霄飞车效应呀?」

「啊?」

把妹心理学:吊桥可以,但云霄飞车不太OK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云霄飞车坐上去之后,下来就很难保持帅气美丽,虽然心跳会加速,但是胆子不够大形象会崩坏。

事情是这样的,德州大学心理学家Cindy Meston和Penny Frohlich(2003)就在游乐园里找来正在排队坐云霄飞车的情侣(不管是恋爱情侣还是宣称只是好朋友的暧昧),和坐完云霄飞车的情侣来做一下研究,想看看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吊桥效应的现象。然后搭乘云霄飞车前后,让他们对另一半的魅力指数作评分,结果发现坐完云霄飞车后,魅力指数居然下降了。而且当Meston和Frohlich拿其他异性照片给受试者评分,结果发现搭完云霄飞车的人们居然觉得其他异性的魅力程度居然明显提高。做完云霄飞车这不是甘苦到你,爽到其他人吗?

把妹心理学:吊桥可以,但云霄飞车不太OK Photo modified from: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坐完云霄飞车之后,对彼此的好感度就下降了,虽然个别看没有明显差异;但是Meston和Frohlich说如果不特别区分男女,那幺坐完云霄飞车后,整体好感分数就会显着降低,而且对陌生异性的好感度会提升。

「难怪,那天去玩游乐园后,晚上他就说要跟学长出去吃饭。」室友崩溃地吶喊。

心理学告诉我们:外表是肤浅的,但却是重要的,有一个效应称为美就是好,长得好,什幺都对了。广告不是说:人丑大肠菌,人帅益生菌吗?

而且,你坐上去怎幺可能顾得了形象?帅帅的开始,然后过程鬼吼鬼叫,惨的话还会晕吐,下了云霄飞车批头散髮,惊魂未定,整个形象就是破灭呀。

警语:心理学有正有负,应用前请详阅实验流程,或找值得信赖的心理师。

参考资料:

Dutton, D.G.; Aaron, A. P. (1974). Some evidence for heightened sexual attraction under conditions of high anxie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0 (4): 515-517.Menson, C.M.; Frihlich, P.F. (2003). Love at first fright: partner salience moderates roller-coaster-induced excitation transfer.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2(6): 537-54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