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揭安华当年盘算‧加入巫统为当首相
分类:L生活图

敦马揭安华当年盘算‧加入巫统为当首相(吉隆坡14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批评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当年选择进入巫统,而非伊斯兰党,是因为“他知道只有加入巫统,才有机会爬上我国政治的顶端,当上首相。”他说,安华加入巫统只有一个目地,就是成为首相。“很多人都曾被逐出巫统,但他们都是静悄悄的离去。既使是我,也曾被开除党籍,然而我没有离开巫统,我还是在外头支持巫统。”“安华不同。安华打的如意算盘是只需要等10年,到时我会退下,到时他就可以从副首相和巫统署理主席,晋升成为首相和党主席。”马哈迪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说,安华的推算原本是没有漏洞的,因为过去的历史显示,一名首相不会在位很久,除了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位13年之外,其他几任首相的任期都不超过6年。道德问题失机会“可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他所愿。我在位很久,一直到1998年时,就已经17年。这是一个很长的时间,长到让安华感到不耐烦。但即使如此,他仍有机会攀上高峰,可是,因为他的道德出现了问题,他失去了机会。”他强调,他无法接受一名道德有缺陷的人成为继承人。“在失去机会后,安华充满了仇恨。当然,因为他通过巫统争权的政策失败,那他可以做甚幺?他必须凝集力量。他去找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以如果不结合力量,三党绝对没有机会赢得选举,说服他们组成联盟,一起争取选民支持。”“这显示安华仍未获弃当首相的梦,他只是转了一个路线去实现这个目标。”他说,安华是一名非常聪明的人,非常有个人魅力,可以吸引到週围人的注目眼光。他可以一边与犹太人展示友好,一边展现他狂热的穆斯林分子形象。“欧洲的自由主义派可能可以接受安华这样的形象,并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事实上,即使当时出任财政部长的安华似乎对理财一窍不通,但这都不影响我準备让他接替我位置的决定。”他说,安华过后到各个巫统区部走动,与校友会结盟,甚至试图诋譭我任人唯亲。指马华在“萎缩”中询及是否见到马华的未来,以及能否重新振作时,马哈迪指出,马华正在“萎缩”。“若翻阅马华的历史,你会见到党的领导层出现一系列的变化。总是会有一个人在斗争;有斗争,就有派系。当一派获胜,另一派便拒绝支持。”“马华正在萎缩。每当他们与一名可能会成为领导的人进行对抗时,就会有一派在输了之后退出。只要有斗争,就有一派退出。”“(在这种情况下,)它就会变得越来越小,人们就会觉得他们没有表现。”因为英校而保留华校询及政府是基于甚幺因素而允许华校自由发展时,马哈迪说,当年英校仍然存在,政府因此同意保留华校,并继续资助华小。他指出,当时的华校因大部份华裔生都到英校就读以致乏人问津,不过,当政府把英校转型成国民学校时,华裔学生都重回华校。“我们并没有预料到这个局面,因为我们以为英校会继续存在。“当敦阿都拉曼耶谷出任教育部长时,他关闭所有英校(除了砂拉越州),并把它们转型成国民学校,这是其中一个因素。”天天服营养品补老多马哈迪承认,他每天都有服用营养品――“补老多”(Pharmaton)。他笑着说:“我现在还在服用补老多。有人问我各种的问题,包括是否每天花费5000令吉在药物上。”无论如何,有关被指每年到瑞士“换血”(bloodtransfusions)的坊间传闻,马哈迪却没有作出回应。“补老多”是一种结合日常人体必需的维生素、矿物质及标準化人参精G115的营养补充剂,有助人体消除日常疲劳,恢复精力,增添活力。华裔仍支持国阵有关华裔对国阵的支持是被低估或夸大的问题,马哈迪说,华裔依然支持国阵,但“我们必须知道华裔的期望。”他以1999年大选为例说,国阵取得非常好的成绩,甚至比2004年大选的成绩更好,因为华裔的支持,让国阵赢得三分二多数议席。“为甚幺华裔于1999年支持国阵?因为国阵协助他们克服货币危机带来的破产威胁,所以他们非常的支持国阵,而林吉祥和卡巴星却是第一次输掉。他们之前没有输过,当然他们也于2004年收复失地。”指新经政策也利惠华人马哈迪说,华裔重视商机,若国阵打造一个能够利惠华裔的经商环境,他们便会支持国阵,即使国阵推出新经济政策(NEP)。“事实上,因新经济政策受惠的华裔比马来人更多。”他说,虽然没有新经济政策,我国的发展或会更加快速,但这却会造成不稳定的局面,因为各族间的贫富差距会扩大,华人变得富有,马来人则贫穷。他声称,若由非常有活力的华裔去自由发挥,他们可能会使到国家成长更快,但这是不健康的成长。“我相信在公平(fairly)分配财富,而非均分(equally)财富的前提下,华商能够充份利用商机。”马哈迪说,国内没有一个族群应该感到“非常开心”,因为若一个族群感到开心,即是表示政府推行的政策错误,过度协助某个族群。“你(政府)必须拒绝每个族群的一些诉求,一些他们认为是本身权利的诉求,因此,所有族群都会感到不开心,这表示政府公平对待每个族群。”另外,马哈迪承认,马来人不太懂得争论及呈现事实,而且防备心也很强(very defensive)。“当马来人被指控夺走一切时,他们会说:`不不不,我们没有,这是我们的权利,我们是主人(tuan)’,这是完全错误的论述。”‧2013.04.1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