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勿太依赖华人票‧巫统必须更强大
分类:L生活图

敦马:勿太依赖华人票‧巫统必须更强大(吉隆坡21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唯有重振巫统,让巫统变得更为强大,并赢取更多人的支持,那幺就无需在大选时过度依赖华裔的选票。他是在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专访,询及国阵要如何挽回华裔支持时,如此指出。但他也表明,巫统还是需要华裔的支持。除了採纳年轻一代的意见,马哈迪说,巫统也必须公开招纳更多“新血”。巫统须招入新党员他坦言,一些巫统领袖拒绝让其他人入党,是因为担心地位不保,害怕这些新人的表现胜于他们,令他们没有机会在大选上阵或出任区、支部主席,这也导致如今的巫统党员素质走下坡。他也指很多人加入巫统,只是为了获得工程或其他好处。因此,他说,巫统必须洗清人们对它的看法,还回巫统声誉,然后才可能重振巫统。马哈迪也说,巫统必须公平对待华裔,不能趁机谋取华裔的权益。他说,华裔支持政府之前推行的新经济政策,因为他们可从中获得益处,部份从前是百万富翁的华商,如今已成为亿万富豪,也拥有出国投资的能力。他说,华商在马来西亚获得的良好机会及权益,巫统是不可能夺走,因为只要他们谋生容易,才会继续支持政府。不过,他说,为免其他种族觉得遭边缘化或无法获得应得对待,政府不能让单一种族掌握国家经济或政治力量。“在这样的模式下,马来人通过国阵与巫统而愿意与华裔分享权利,可是,华裔也必须与马来人和印裔分享财富,这也是华裔接受权利分享的原因。”“即使掉转情况来看,华裔依然可以得到更多,因为巫统发给马来人的工程,需要向华裔购买沙石等材料,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分享财富;然而,反方向来来看,若华裔要建设大楼,因为工程等都分发给华裔,马来人将无法从中获得甚幺。”他认为,若马来人学习经商,相信今天的情况将会大不一样,至少在掌控经济方面,各族会更为平衡。指巫华裔政治取向不同马哈迪说,华裔支持反对党,是因为马华面对党内及形象问题;而与此同时,马华却又对被指责为巫统的工具感到羞愧因为,极力要表现不受巫统操控。他不讳言,华裔在第十三届大选是真的相信安华可以获胜,民联也以为发生在槟城的情况也会在全马上演,所以推出“IniKalilah”的口号,甚至吸引很多身在国外的华裔回国投票,然而仍以失败告终。在政治取向上,马哈迪说,马来人和华人是各有不同。“马来人会倾向支持或忠于一个政党,但华裔会以族群利益为考量,若国阵对该族群有益,就会给予支持。”“就好像1969年大选,我之所以落败是因为华裔认为我是马来极端分子,显示华裔清楚知道要投选或拒绝那方阵营。”“又好像1999年大选,安华`黑眼圈’课题令马来人感到愤怒而不支持巫统,华裔则因为国阵成功解决当时的经济危机而给予国阵支持,以致国阵在面对强大安华效应冲击,依然赢得三分二多数议席。”民联绩效制执政低下阶层难受益马哈迪说,由于民联主张一切秉持绩效制(meritocracy),因此,一旦民联获胜,执政方式将有别于国阵政府,尤其在存在差异的财富分享理念。“位于上层阶级的人士将从绩效制获得更多好处,低下阶层人士却无法受益。”“反观国阵政府,则是从社会公义角度出发,公平确保所有人不论阶级都能够获得好处,否则上层人士因为出生背景,将永远具备优势,而低下阶层人士生活则无法改善,这并不公平。”“你看公立大学中大部份学生都是马来人和土着,而就读私立大学的90%为非巫裔,这是因为马来人没有钱报读私立大学。”“一位私立大专校长告诉我,在他出任校长前,这所大专没有马来人报读,直到他向人民信托局(Mara)申请发出奖学金后,才有马来人报读。”马哈迪说,依据上述例子,若一切採绩效制,马来人极可能无法成功,最后沦为“苦力”。他说,社会问题无法通过绩效制解决,尤其是富裕者都是来自其他族群,穷苦阶级将会反抗富裕阶层。“所以,政府必须纠正社会地位悬殊问题。不过,不是通过夺取他人权益或财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是给不幸的人士机会。”巫统伊党难同阵线马哈迪说,除了对种族与宗教利益存有共识,否则巫统与伊斯兰党将很难站在同一阵线。他说,这是因为在很多国家不同政党会达致超越党派的议决,不会发生在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不论执政党做甚幺,反对党都会加以反对,反之亦然。”他以使用阿拉字眼的课题为例说,出于宗教利益,巫统与伊斯兰党应该团结一致,若巫裔分裂只会丧失权利,巫裔就算佔据马来西亚大多数人口,最后可能成为乞讨的民族。马哈迪认为,伊斯兰教义不应基于政治利益而在大多数人口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来西亚被滥用。庆幸的是,他说,从巫统在第十三届大选赢的88个国会议席,伊斯兰党只获得21席,显示大部份的巫裔依然支持真正的伊斯兰教导。“我们很幸运巫统依然强大,但是巫统的强大主要是因为巫裔担心,害怕安华会让林吉祥成为副首相及内政部长,在这种恐惧下虽然他们有些不大满意,但他们除了巫统外没有其他选择。”另外,马哈迪说,现在要评论儿子兼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慕克力表现仍言之甚早。但他坦言,但目前来看,大部份人反应良好,虽然有出现一些批评,整体来说没甚幺问题。“吉打人民并没有反对慕克力出任州务大臣,只是关注到底他能为吉打带来何种转变与发展,也只有从执政表现才能作出评估。”他透露,慕克力在执行职务时不曾向他寻求意见,但最近却为了确认一项在浮罗交怡的计划是否与他有关而拨电给他,还表明若与他有关就不会批准这项计划。他强调,慕克力的做法就与他之前一样,“我不会批准任何出现儿子名字的工程或计划,显然他也採纳了我的意见,不会将工程发给家族成员。”种族主义影响国家前景对第十三届大选反映出我国出现日益严重的种族主义,马哈迪承认是对国家前景不利。“种族分裂问题已导致国人渐行渐远,甚至还有人敢发表激起他人怒气的言论。”他说,随着内安法令的废除,一些人们日渐大胆,发表侮辱先知、侮辱在斋戒月的穆斯林的谈话,而在各族以前都支持国阵时,这一切都不曾发生。他说,国阵之前赢得超过三分二的议席,可是,华裔如今已不支持国阵,加上马来人又分裂成三个群体,显见如今的政府并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很多在大选前获得政府援助金的人都没有感谢政府,部份民联支持者更认为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钱、他们缴交的税款,不是政府或国阵的钱。”“这些的确不是政府的钱,但政府準备了方便经商谋生的环境,让大家可以赚取收入,而且现在很多大专毕业生还没找到工作,可能有人以为只要这些人拿到援助金就会感到满意,这些钱其实也不过只够数日花费。”马哈迪不讳言,年轻人确实受到反对党鼓动民众无需对政府感恩所影响。“不过,敌对阵营也专攻政府难以解决的部份课题,譬如贪污。”遭外国干政大马咎由自取对国外介入马来西亚内政的情况,马哈迪说,这是马来西亚咎由自取。他指出,马来西亚为了成为更开明的国家,撤除了可以保护国家和人民的法令如内安法令;可是,英美国家至今依然存在类似内安法令的法规,可以未审扣留长达10年,反观马来西亚的内安法令只能扣留最多2年,之后就会获释。“为何要跟着别人脚步走?现在这些法令都废除后,才会发生各项事件。”马哈迪声称,当我国国情更加开放后,就有外人尝试插手企图影响我国内政,譬如美国便一向公开表态要求政权改变,或要撤换任何不亲美的人士他认为,美国倾向于支持拿督斯里安华,敌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们给予安华协助,安华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选择。有关第十三届大选结果,马哈迪说,民联若大选获胜就不会製造问题,只因为输掉才提出连串选举诉讼、举办集会示威。他以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为例,当时竞选总统的小布什和戈尔选票异常接近,之后带上美国最高法院寻求裁决,最终裁定布什获胜,败选的一方也没举行任何示威抗议,或继续带入法庭,而是等待下次大选。【专页:大选线上@选后追击】‧2013.07.21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