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中「婚恋市场」的众生相:东京都会女子的美丽与哀愁
分类:L生活图

这一季日剧,巧合地出现了两部以东京都会女子群像为背景的作品─《东京白日梦女子》及《东京女子图鉴》,相似的剧名,类近的主题,视角却截然不同。

侧写20-30代女子的恋爱、职场、生活,描绘时下日本都会女性恋爱心境的轻喜剧,是日剧的一大主流。平心而论,这类作品蛮好看的:平易近人的主题,轻快中穿插着甜蜜苦涩的故事节奏,主演者总是时下当红的年轻女演员,置入当季最时尚的衣着穿搭或商品,上演一场场东京流行橱窗秀与都会爱情故事,想不吸引人也难。也因为这类电视剧相当生活化,多年来始终是电视台巩固收视率的安全牌。

日本社会判断女性的成功方程式:OL→结婚→退社→全职主妇

《东京白日梦女子》是由人气漫画改编,而《东京女子图鉴》则取材自《东京Calendar》情报誌畅销连载专栏。两者皆在描绘时下东京独身女性的恋爱、工作和生活故事。

相较于黄金时段的《东京白日梦女子》至今播出至第三集,女主角们还是停留在无限loop各种负能量且无意义的哀嚎抱怨。没有大卡司及收视压力的《东京女子图鉴》显然饶富深意许多。

《东京女子图鉴》从一个讨厌乡下生活、憧憬东京,梦想着「做一个让每个女生羡慕的女人」的女子高校生之独白拉开序幕。女主角绫最初从故乡秋田县搬到嚮往的东京。落脚的第一站是生活机能便利、洋溢庶民气息的「三轩茶屋」。商社就职后,她在「惠比寿」开始了轻盈无负担的单身白领生活。30岁前后转职外商品牌经理,攻佔「银座」这个世界时尚的发信地,学习上流社会大人女性的流仪(按:日文说法,大意是指「作法、作风、流派」)。30代中期,意识到「黄金生育年龄」的大限将至,赶进度嫁了一个老实上班族,在「丰洲」的集合住宅大楼里,过着看似幸福、实则空虚的中产主妇生活。

日剧中「婚恋市场」的众生相:东京都会女子的美丽与哀愁    《东京女子图鉴》剧照
《东京女子图鉴》剧照。

乡下女孩蜕变都会女性的成长史,既写实刻划了东京都会女性们经历不同年龄、阶段和身分地位的心境转折,同时也在不断转换的背景里,凸显东京各个地标街区的专属形象。从这个角度来看,《东京女子图鉴》已称得上是一部主题明确、表述创新的亮眼之作。

不过,本剧最有意思的,莫过于穿插于剧中女性角色的内心OS大放送。婚恋市场上男女交往的各种盘算与交换,本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一旦当它们透过镜头具象化时,却是略显惊悚地揭开了表面美好和谐,实则隐藏着恶意与心机,所谓「东京都会女性」的残酷内心世界。

比如在揪联谊团时,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会找一个虽然长得漂亮,但是举止轻浮、个性随便的正妹:

又比如女同事嫉妒女主角与外商菁英交往的酸言酸语:

女主角发现年过30,周围女性友人都走入家庭的内心独白:

婚介所的仲介用一连串极日式客套的反问句,对女主角进行观念教育:

循着这个逻辑,走在东京街头的你我,若是细细打量,不难发现,那些一身洒落(お洒落,意指时尚)、不费吹灰之力蹬着七公分以上的高跟鞋、妆容无懈可击的东京女孩们,是充分地意识到自身是一个被观看的形象物件。正因为知道这点,她们各自依循着被分配好的标籤,以被归类好的颜色和姿态,闪闪发光。打小的训练,让她们得以精準无误地临摹着《美的》或《MAQUIA》等专门化妆誌传授的完美妆容,複製着《Classy》、《JJ》或《CanCan》时尚誌推荐的当季潮流穿搭,这些杂誌清一色以男性视角出发,传授迅速提升「女人味」、「女子力」的妆髮衣着诀窍。

然后午夜钟响,30大限的关卡逼近,「女人过了25岁就如同过了圣诞夜的蛋糕」的魔咒发酵,要不接受自己在婚恋市场上大为贬值的现实、做好一生奉献工作的心理觉悟;要不就赶在30岁之前在就职的大型商社里,找一个可以託付终身的男社员,顶着「寿退社」的光环,褪尽铅华,回归家庭。

心机算尽,最后还是那个老规矩,30岁之前必须结婚,结了婚必须辞掉工作,从此必须以家庭、子女为生活重心。对日本女性而言,这个潜规则已经被量化成了不可质疑的标準,是社会判断一个女性成功与否的唯一方程式。年轻女性之间也常以「结婚了还工作,好可怜」「结了婚还要工作,岂不浪费人生」论定人生成败。而年过30的单身职业妇女,更在2003年34岁女作家酒井顺子出版的当年畅销和得奖书《败犬的远吠》(负け犬の远吠え)中被归为「斗输的狗」。

「东京女子图鉴」以其特殊的拍摄手法,精準而近乎惊悚地补捉到,日本社会对女性的角色定位和形象赋予,是以精緻细腻而又不着痕迹地的形式,渗透进每个女性的自我认同,内化成每一个女人的心灵制约,最终成为一种集体规训的手段。

日剧里的都会女性群像

有趣的是,若我们拉长时间轴,审视90年代、2000年代至近年来类似题材的日剧,1994年传奇女神山口智子的经典《29岁的圣诞节》、1999年江角真纪子的《Over time~三十拉警报》,2005年稻森泉成功洗刷花瓶形象的《拐角的女人》、篠原凉子的《Anego~熟女真命苦》,去年春季档《熟女不嫁》,乃至这一季《东京白日梦女子》,其论述模式,大抵不脱迈入30大关的职业女性,一边苦恼着伴随年龄增长与日俱增,来自职场、同侪及社会的压力,一边徘徊爱情世界的寻寻觅觅。

日剧中「婚恋市场」的众生相:东京都会女子的美丽与哀愁    《Anego~熟女真命苦》剧照
《Anego~熟女真命苦》剧照。

儘管如此,20年前的《29岁的圣诞节》中,从高级时装业被流放到小餐酒馆当店长的女主角矢吹典子,面对尴尬的年龄和不上不下的人生,仍保有一份勇敢拒绝高富帅的求婚、坦然面对单身,继续在职场奋斗的洒脱自在。10多年前由纯爱教主北川悦吏子执笔的《Over Time~三十拉警报》,借着夏树与宗一郎介于爱情和友情的微妙情愫,审视30代都会女性既渴望真爱又必须与现实妥协的摇摆不定,也细緻幽微地呈现适婚女性的惶恐与焦虑。迈入2000年代的《拐角的女人》和《熟女真命苦》也对职业女性如何兼顾爱情与事业,最终转化为自我认同的人生态度,有着相当程度的思考与辩证。

年过三十大关的「老」女人们,唯恐被贴上败犬的标籤,单调複述着女性就是要结婚生小孩、女性随着年纪增加身价下跌、社经地位高而男性大多不想高攀等等价值观,苟延残喘地以结婚为目的展开一连串「婚活」大作战;或者病急乱投医的各种讨拍寻求慰藉。曾几何时,这类日剧的开展基调,竟只剩下如此苍白、单调、失去主体性的女性形象。

更值得思考的是,君不见日剧向来只「检讨」女性在婚姻市场上面对主流框架的困境和因应而生的歧视,从未见日本电视剧也「平衡报导」一下,尝试探讨适婚男性在婚恋市场中也可能面临的压力或者任何形式的困境。

根深蒂固的性别文化

走笔至此,倒也不难理解,为什幺日本这个社会可以鼓吹主妇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心力製作爱心卡通便当(キャラ弁), 教导她们如何鬼斧神工地把莲藕雕刻成Hello Kitty的脸,或者如何把乾海苔做成超级玛利欧的头髮。却能眼睁睁坐视职场的性别歧视持续恶化。

根据2015年厚生劳动省有关职业女性遭遇的生育歧视问题的统计,发现在1986年《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施行已届满30年的今日,仍有将近50%的约聘僱职员,曾经因为怀孕或生产在工作上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包括被指增添麻烦、被游说辞职、不获续约,甚至遭到解雇。即便是正职员工,亦有21.9%遭受生育歧视。更别提日本职场上随处可见男女同工不同酬、从事相同职务却因性别致使升迁受阻的升职天花板,各种对单身职业女性的恶意与歧视,早已见怪不怪。

这种根深蒂固的性别文化,任凭铁腕着称的安倍首相2012年上任后,大力推动「女性经济力」「男女共同参画白皮书」等深化女性就业参与的政策,最终也落得成效不彰的下场。 足见这个深深扎根于社会结构的意识形态,是多幺难以撼动。或许,当一个集体「不自觉」或者「自愿」受到不平等对待时,「权利」或「平等」二字对其毫无意义。

其实说穿了,脑洞大开的少女漫画风白日梦也好、鞭辟入里的都会女性择偶纪实也罢,都仍然逃脱不了加诸在日本女性身上的主流性别观,以及父权社会的传统糟粕。

《东京女子图鉴》至少开诚布公地描绘她们追逐主流框架构筑的所谓「幸福人生」时,真实到近乎惨烈的游戏规则。更真切地描绘出她们在费尽心思达成那些社会定义的「幸福样本」后,风光外表下内心深处那股无以名状的空虚。

反观,《东京白日梦女子》这部黄金档趋势剧,儘管机率微乎其微,但它若能稍微着墨30岁都会女孩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共同挣扎,多一点女性自立成长的刻画、或对现代都会的速食爱情添加一些辩证,相信会让每个人物更加立体饱满,也能让观众对这部作品有更多元的诠释与想像。这也是笔者对于《东京白日梦女子》作为一本东京当季时尚潮流指南以外,唯一小小的期待。

注解

    日本着名的「圣诞节蛋糕理论」,用圣诞蛋糕比拟女性的赏味期限。形容女性在婚恋市场上的价值,大致上就是在说24岁的女人就如同圣诞节夜的蛋糕,大家都抢着买,到了25(日/岁)还没问题,一旦过了25(日/岁),价格(价值)就会开始逐渐下滑、打折。 ことぶきたいしゃ,意指日本女性因为结婚而辞去工作。女性结婚后马上向上司请辞:「我要回家当全职家庭主妇了」,然后在众人的鼓掌下接受献花的特殊仪式。 爱心卡通便当,是一种将孩子的午餐盒饭做成卡通人物造型的复杂艺术。日本亚马逊为寻求启迪的日本主妇提供了138本不同的专门书籍传授卡通便当的製作。 日本:职场女性和女性经济学,FT中文网。 成派遣社员,2成正职员工,曾遭受生育骚扰与歧视(「マタハラ」を派遣社员の半数、正社员も2割が経験 「迷惑」「辞めたら」) 女性经济学的现状(これが「ウーマノミクス」の现状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