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睡美人会受恶咒所害?《童话中的女性》
分类:I泰生活

为什幺睡美人会受恶咒所害?《童话中的女性》

玛丽-路薏丝.冯.法兰兹(Marie-Louise von Franz)

译|黄璧惠

  在某个法文版本中,睡美人的邪恶教母被称为密赛尔(Misère),也就是悲惨女神。有些事并不是任何人的错,但就是发生在人们身上,也无法控诉为任何人的道德缺陷。这种事发生在我们许多人身上,因为我们是被慈爱神性的观念养大的;如果邪恶出现了,那一定是我们的错,或是人类的犯罪本性使然,一定是某些人类的错。如果神话以不同的版本来说故事,就像我们的故事一样,那幺关于那个问题就存在着某种不确定性。

  为什幺睡美人会受这种恶咒所害呢?一个版本说那只是个「就是如此」的故事,另一个版本说女神的盛怒是由于受到忽视。也可能这个问题本身就存在着不确定性。就像现代对于光的理论一样,一种理论说光是由粒子所组成的,另一种理论说光是由波所组成的。看起来好像如果一个理论是真的,另一个理论就不是真的。同样的,精神官能症是由于犯错而造成,但经由道德态度的转变而治癒呢?或者是由于大自然的厄运所造成,而好运使得他转变的呢?一种观点会排斥另一种观点,但显然两者都是对的。我们应该以双重的观点来处理精神官能症,即使两边的观点看起来似乎有很大的冲突。

  

  阿尼姆斯的攻击

  受到忽略的母神以情感受创、自大或怨恨的拟人化姿态出现。她是变质酸败情感的拟人化呈现──就像酸掉的牛奶一样,我想这对于许多女性的问题有大启发。这也是为什幺我选择这个童话故事来讨论女性心理学。邪恶的来源以及女性生命中出差错的事,通常都是因为无法处理和克服受伤的情感,因为受伤的情感替阿尼姆斯(animus,荣格心理学提出「女人无意识中的男人性格与形象」)的攻击打开了一扇门。

  女性出错之事以及邪恶的来源,在许多个案身上都是因为无法克服伤害、怨恨或坏情绪的一种原型反应,因为在情感领域的失望挫折,使得她受到阿尼姆斯所控制。她在剎那间就突然变得很沮丧或陷于情绪的掳获当中。这时若是这幺问会很有帮助:「我哪里感到失望或情感受伤而自己没有觉察呢?」那幺通常都会找到原因。如果妳可以回到原来受伤之处去处理它,阿尼姆斯的掳获就会停止了;因为那里正是它(阿尼姆斯)跳进来之处,那也是为什幺在阿尼姆斯掳获的个案总可以见到低声埋怨的受伤妇女。

  女性受阿尼姆斯掳获时会让男人抓狂,他们马上就会销声匿迹;但真正激起男人怒气的是这种小声的哀怨。女性的阿尼姆斯掳获现象是对于爱情的伪装诉求,但这样只会带来不幸的反效果,因为它会把自己想要拥有的爱情赶走。在阿尼姆斯底下,有一种既带着责难又想要回到那个使妳受伤的人身边的情感。那是个恶性循环,而争吵则发展成一种典型的阿尼姆斯场景。因此这种受忽略的女性面向在女性愤怒中过度表现是非常原型的反应。

  很自然地,有负向母亲情结的女性最容易有这一类的错误反应,因为她们渴望这种本来应该从母亲那里得到但却又得不到的温暖和关注。此处我必须引用荣格的论述〈母亲原型的心理层面〉,那篇文章关于女性的母亲原型的不同层面有更详细的描述,也是我今天授课的基础。没有得到母亲妥善关注的女性显得特别敏感,又经常觉得受忽视。人如果有足够的自尊,就不需要被伤害。

  如果一个男人忽视一名对自己有确定感的女性,如果他在她面前追求其他女性的话,她只会觉得他没有品味。她对自己很确定,因此这举动并不会惹恼她。但如果她的自尊不够,则受创情感和怨恨的深渊会一涌而出。一个带着负向母亲情结的女性总会觉得被怨恨和受创的情感所威胁,每当男人不同意她时,或是另一个女人踩到她的界线时,这种受创情感就会倾洩而出。她最艰鉅的任务就是克服自己怨怼的怒火。

  被集体拒绝的不一定有错

  因为我们的故事是集体的,而不是个人的故事,我们必须找出哪些是我们文明中的典型部份,哪些是母神的面向,哪些是女性的本质,而哪些又是被基督教文明所刻意忽略的部份。最明显的事实就是性的问题,这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问题。在基督教会的社会次序律法之下,性被认为是危险的,而且会带来许多的麻烦;它摧毁婚姻等等。它应该受到法律的监控而且只有在婚姻当中才被允许。那是天主教的观点,它还说完全禁慾是比较好的,或者说性应该只为了生育小孩而被允许,除此之外都是罪恶的。但是你不能单靠圆桌会议就决定性慾之神应该如何被管理,这在基督教的系统里是个重大的错误,于是导致性慾之神开始发展出自发性的活动。这种对于性行为的掌管从未被检视过。人们或者是遵循法规而变得神经质,或是过着一种双重的生活,或落入罪行而后来追悔。

  在动物界中,当男性和女性数量相当时,一夫一妻制是可行的。数量介于20到30之间的狒狒族群只要性别比例相当,一夫一妻制非常普遍。但如果某些天然灾害发生而导致雄性数量减少时,那幺无论以任何方式,过剩的雌性就会被分配到雄性之间,而雌性数量超过雄性这件事就会被忽略过去。但我们的文明是一夫一妻制,结果造成了某些女性没有性生活,而许多女性进了修道院的现象。她们处于游戏规则之外,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们有生物性需求的自然事实,这是需要去面对的,而女神却被忽略了。人们假装没看见某些自然而重要的有机原型需求,但它们却在那里蠢蠢欲动;反而订下法律并带来强制执行的不良后果。

  这种男性和女性的差异在神话中通常以太阳神和月亮神的象徵出现。太阳代表男性的心智,而月亮则代表女性。乍看之下,人们可以说太阳是可信赖的。它每天规律地升起,而月亮则是情绪多变的。她每天傍晚升起的时间都晚一小时,从盈满逐渐亏损,最后消失不见。在埃及,月神敏(Min)是一位男神;祂可能是和原始的男性力量有关连,因为月亮的行为是如此捉摸不定毫无规则可言。然而,在大多数文明当中月亮都是以女性为代表。在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中,可以说阳性原则是过度主宰了,而阴性原则却还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在我们这则故事当中,代表部份女性原则的教母则是受到了国王的忽视。

为什幺睡美人会受恶咒所害?《童话中的女性》

  因此小女孩就受到了诅咒,这或许是因为女神的愤怒,也或许是因为她的情感受伤了。在许多不同的版本中有一则说她并非受到女神的诅咒,而是被一个遭到拒绝而不悦的爱人所诅咒。一个惹人厌的男人出现在国王的宫殿而遭到拒绝。为了报复,他便对她施咒,使她沉睡了一百年;他是个魔术师。

  在这里,诅咒女孩的人是个男性人物。就女性心理学的脉络来看,他所代表的是无法见容于皇室的负面精神力量的拟人化呈现。这位遭到拒绝而诅咒女孩的爱人是一个半神性人物,这又再度碰到了「就是如此」的故事主题。因为任何人都无法虚伪地说她应该嫁给他。女孩拒绝了他是做了正确的决定,但诅咒仍然降临在她身上。然而,我们不能假设这个惹人厌的爱人是女英雄个人的阿尼姆斯,他比较可能代表被父王所拒绝的心理态度。父王所代表的是一个文明的集体原则,而惹人厌的爱人则代表所有被集体拒绝的负面部份。

  有时候集体可能并不代表正常,这时候时代精神(Zeitgeist)也就生病了。此时,适当的本能行为可以出现在个人身上以对抗集体性,那是一种集体的精神官能症。例如,整个家庭的人有可能都是神经质的,然而在上帝的祝福下生出了一个小孩,他有健康的气质,他不勉强自己适应家庭集体的精神官能症状,却能反其道而行。或者,有一位女性精神病患结了婚,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她不一定会生下精神病的小孩。她可以有个正常的小孩,但她的小孩是由精神病患的母亲所生,自然会对母亲感到敏感,并对她的疾病有负面的回应。就这个案例来看,憎恨母亲才是一种健康的本能回应。

  这种健康的本质抵触到神经质的家庭态度,这种真实悲剧一再地发生。本能性的适当行为反而造成冤枉的悲剧。这是无数英雄主题当中的一种。病态者怨恨健康的人,而健康的人反被病态者唾弃和憎恨──就像动物和生病的动物搏斗一样。一个正常小孩诞生到一个病态的环境中时,他会自我怀疑,而无法说出自己是对的而其他人是错的。其他人会说他是错的,他是邪恶的,而那正是许多年轻生命无法避免的悲剧。有时在分析当中,你就只需要这样说:「你是对的,为什幺你还怀疑呢?」只是这样的确认就绰绰有余了。

  在婚姻中也是如此,一方配偶可能是神经质的,极度的自我压抑,却总是控诉着对方。例如假设一方配偶有性变态,但却想强迫另一方配合自己,反而遭到对方拒绝。前者会控诉后者缺乏情感和爱,但另一方配偶仍然会感到噁心。那幺到底谁才是神经质呢?在这种案例中,他们永远都会彼此责难,有时候也很难找出到底是哪一方的错。

  我记得某个个案,太太有很严重的歇斯底里症状,但症状却只有先生在身边时才会出现,当她离开家时就很正常。经过分析后发现,那男人完全被母亲情结所拥抱。就感觉、爱和感情方面来说,他从来就不曾结过婚。当他六十七岁而太太六十二岁时,他还写信问他妈自己是否应该离婚。他们都已经是祖父母了,而那位丈夫还未能下定决心是否该对自己的配偶许下承诺。每次她回家时,都觉得自己像在晕船一样。这是一种正常反应也是个好徵兆,表示在这种环境之下她健康的本质会作呕。人们可以无辜地陷入苦难之中──尤其就那些对精神官能症问题抱持道德感的人而言,这更是必须谨记的重要事实。

为什幺睡美人会受恶咒所害?《童话中的女性》

书籍资讯

书名:《童话中的女性:从荣格观点探索童话世界》 The Feminine in Fairy Tales

作者:玛丽-路薏丝.冯.法兰兹(Marie-Louise von Franz)

出版:心灵工坊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