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祁立峰要曹操放开志玲姐姐?
分类:I泰生活

为什幺祁立峰要曹操放开志玲姐姐?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祁立峰《读古文撞到乡民》写古典文学的人与事,用现代语言模拟当时情境,对一般读者来说,读起来颇有亲切感。例如书中首篇谈到《论语》,此书除了是孔门师生对话纪录,另有一部分,祁立峰给它的定位为「老师与学生互谯的纪录」。此外还有老师谯学生的记载,这些同学,像樊迟、宰予等,「平常不发文也不常发言,但每次就是扮演那个被老师谯到飞起来的角色」。高中时候好好读过《中国文化基本教材》的人,应该记得宰予昼寝被孔子骂为朽木、粪土之墙,听到祁立峰这幺讲,当能会心一笑。

又如孔子周游列国,祁立峰引进旅行团的概念,设定为周游列国团,多一字,读起来感觉不同。幸好这篇主题是「在陈绝粮」一事,没有贵妇团、shopping活动。「在陈绝粮」之事,《论语》、《庄子》、《墨子》与《孔子家语》等书都有相关记载,几则拼贴起来,显示儒家的原则是一回事,却也不乏应变之道,例如孔子「肉割不正不食」,但饿扁了快挂掉时该变通的还是会变通。这篇直到最后才点出主旨:「在陈绝粮」VS.基督教「最后的晚餐」。不同于悲壮殉道的精神,相对之下,儒家在颠沛之际有一种「变通而转的模式」,而这是儒家所讲「仁」的核心意义。

把古事设想为现代情境,事情就多了一分同情的理解;把古人圣人光环卸除,他们就还原成可亲可近之人,古代的人与事较容易为今人所了解。例如孟子,在祁立峰眼中,不只是亚圣,也是先秦时期的引战王、检举王,是拥有吐嘈嘴砲能事的战神。但不是颠覆,在祁立峰笔下,孟子仍然是使命、信念坚定,充满宗教情怀的儒家代表人物。

因此书中所写,好像在唐突古人、侮辱圣贤,实则是把圣贤、伟人、诗人作家、才子佳人等本来透过字里行间呈现的古人,还原成与现代人一样需要吃喝拉撒睡,同样具有喜怒哀乐的凡夫俗子。祁立峰举陶渊明的形象争议为例,这位田园诗人是不是真的清高、率性?人有多层面相,我们的国文教育却把作者形塑、定位为单一样貌,只有一种款式,以致陶渊明是否清高、率性,争论的结果只是想求得两极化的答案。

《读古文撞到乡民》用了超多哏,尤其乡民哏,这些哏几乎是Made in Taiwan,除了乡民语言,结合时事的用语也只有台湾读者有看有懂。例如提到孔子从政时期 ,齐鲁两国举行高峰会议,但「齐国诸多矮化,比方说不准挂国旗、明明总统却称先生之类的⋯⋯。」看到这里哇哈哈。

也因为祁立峰平日阅读甚广,吸收资讯力强,电影、电玩、现代文学、社会科学、流行歌曲歌词,种种素材信手拈来,又多又广,而未必一一注释,于是许多说词意有所指,读者未必全部明白。以〈曹操,快放开我的志玲姐姐〉这篇而言,看看他旁徵博引,用了多少话题:

陈冠中的架空历史小说《建丰二年》里的「乌有史」「小叮噹」的时光机杜牧诗〈赤壁〉〈题乌江亭〉《彦周诗话》针对〈赤壁〉的批评

然而篇名〈曹操,快放开我的志玲姐姐〉是怎幺回事?这得说到吴宇森导演的电影《赤壁》。片中林志玲饰演小乔,但你如果没看过电影,或不知道这资讯,这标题就看不懂,因为内文并未提到电影《赤壁》与林志玲的关係。也许作者百密一疏,下了标却内文忘了写,也许以为大家都知道,不必写。但就像有些没注释而不太明白什幺意思的哏,其实不知道也不影响阅读。祁立峰的最大强项不在用语诙谐轻鬆,这些只是吸引阅读的手段,《读古文撞到乡民》最好之处在于他深入浅出的解说能力,无论对选文或议题。

用自己的专业,以轻鬆的包装,作学识普及工作,是祁立峰写作的一大志业。与《读古文撞到乡民》相互辉映的,是几年前黄震南的畅销书《台湾史上最有梗的台湾史》,两者都以乡民哏纵贯全书,也都对主题娴熟,具备强大的诠释能力。

除祁立峰此书,谢金鱼《崩坏国文》、陈茻《地表最强国文课本》,也都从另一角度窥探古典文学,写作品质与销售成绩不俗。

包括《翻墙读唐诗》的六神磊磊,以新手法、新观点解释古典文史的写作者,各有所长,但都有很好的基本功。认真读书,下笔才能游刃有余,语言从容。否则文字跑起来气喘嘘嘘,哪能谈笑风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