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大拉玛教授汇集各系精英‧科研成果上市惠大众
分类:I泰生活

国大拉玛教授汇集各系精英‧科研成果上市惠大众国大(UKM)常务副校长拉玛(Rahmah)教授从小就是一个“问题儿童”,因为有着凡事都爱问清楚搞明白的精神,今日的她已经是一名专精于生物科技研究的科学家,爱发问的精神也让她赢获多项国际青年科学家奖荣誉,为国争光。拉玛教授不但喜欢与学生分享学术知识,她更致力于推动国大提倡的“多元学术课系转移研究”(Multidisciplinary Trans-Faculty Research),目的就是把各个科系的学术精英聚集起来,就一个课题进行研究,继而把成果商品化,以让各个层面包括学生、学校和社会大众从中受惠。和拉玛教授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交谈,早就被她的学术魅力给深深吸引着,同时亦被她重学术多于个人宣传的态度钦佩不已,“我们先来谈谈大学吧,然后你才会明白大学和我在做些什幺。”她说。从70年代开始,国大就致力于学术研究,而当时进行学术研究的最大目的,就是让参与研究的大学生能从中受益,同时也希望研究所得的成果,能让接下来的大学生在学术上有所精进。国大如今致力于提倡“多元学术课系转移研究”(Multidisciplinary Trans-Faculty Research),其方式是集合各个科系的精英于一实验室下,针对某一个特定课题进行周详的研究,然后再把研究成果商品化,以确保研究的成果与发现能让更多人受惠。“我们要的是一个能利及普罗大众的发明,而不单单只是要达致学术上的成就而已。“在此概念下,则表示‘多元学术课系转移研究’所涉及的层面不单只是单一方面的,例如只是属于生物科系或只是局限于药剂系,反之,它可以涉及研究如何大量生产,怎样让成品更经济实惠,如何在竞争市场中脱颖而出、如何符合国家法律条文等,总之,研究是全方位的。”在此情况下,研究的团队精英中或许包括了生物科系精英、法律系精英、经济系精英、市场系精英等等;简单来说,就是将不同学术领域的精英收纳于一个团队中,请精英们尽各自的专业学术与意见,使研究更深入、超凡,让牵涉的範围更广更多。洛神葵制成美味营养果汁就以洛神葵(roselle)为例,精英们研究如何提高它的结果量、增加果实的营养成分、培育优质树苗、教导农民培植方法,继而延伸到果实採摘下来后生产出美味可口的洛神葵营养果汁,在工厂大量生产,销售到全马甚至全球等等。再举一个例子,当我们谈到气候变化温室效应,或许脑海中出现的只是单单属于气候学系里的研究,而事实上,国大要进行的研究或许会要超出此範围,因为气候变化不单只是涉及气候学系的学生,它也包括了工程系、社会科学系、环境系,甚至法律系等等。每一组的学术研究人员人数大约是五六人,都是来自不同学术领域的专家,相比之下,这支团队更全面及完整,所得到的研究成果亦更加客观且有深度。以上的例子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箇中的难度、开销和所花费的时间却因研究课题而有差异,一些研究可能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一点都不简单。国大是全马第一个採纳这项策略的大学,同时设定了8个领域来<7740>重研究,这8个领域包括气候转变、民族特性与文化差异、纳米科技、更新能量、区域延续发展、医药和健康科技、生物多样性之生物科技发展,以及以内容为基础的资讯学。“我们的研究是集体且全面的,或许当某些研究有了成果,就会对政府施政构成一定的影响和贡献。”拉玛教授重申。提供创业基金国大校园“多元学术课系转移研究”成果高,某些研究甚至已经向政府申请专利权,以便进一步朝商品化销售策略前进!拉玛教授表示,对国大大学研究感兴趣的商家,无任欢迎前来国大以洽商双方面的合作契机,“我们的强项是研究,甚至也有新发现且已经向政府申请专利,如果商家们觉得我们的哪一些研究发明具有商业潜能,不妨与我们联繫,以便让研究成果商品化,利惠更多人士。”而其中一个例子,也就是前述提及的洛神葵研究了。“我们大学也提供创业基金,让有兴趣者成立公司大量生产或执行研究发现,而当然,涉及研究的人员或教授就是理所当然的公司创办者。”在70年代,国大比较专注于学术教育,后期加强于学术研究和发展,近来年则强调让研究成果商业化,积极迈向更高峰同时赚取成果利益。“学术知识变得更灵活,甚至可说是活学活用,如此一来,最终受益的将是国家和民众。”获第三世界青年科学奖拉玛教授从小就是一个“问题儿童”,连父亲也怕了她那“机关枪”式发问发个不停的好学态度,“我自小就是这样,不但爱问问题,而且如果没得到完整的答案就不甘心不满足,最终,别人回答不了我的提问,我就只好自己去找答案啰,如此一来,也造就了今天的我。”小时候拉玛看见天上的云朵,小小的脑袋会发出疑问:“云这幺轻,仙女们怎幺可以坐在上面。”问题之绝,令人喷饭。在中学时,老师有谈及脱氧脱糖核酸(DNA)、蛋白质、酵素等词彙,但拉玛教授对那些“皮毛”的讲解很不满意,想更深入研究的她于是一头栽进生物科技领域的无底洞,撰写博士论文时,她就是以DNA修复为题,完成了她的个人学术研究。“如果没有搞清楚事情的A到Z,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甘心的。”这位在1990年荣获第三世界年轻科学家奖,在去年荣获英国议会研究大奖的拉玛教授说。也因为有着这一份“不甘心”的态度,即使到现在,拉玛教授还是一直没有放弃研究事业,“我们如果和学生分享书本上的研究,那其实已经是过时的发现,唯有分享现在我们着手中的研究,那才是及时和当下的,这才是我们学术人员尤其是教授们应该做的事。”拉玛教授从来不吝与学生分享自己的研究发现,因为她相信唯有透过分享,学生才能够获益更多。摘取龟泪最难忘从1985年开始,拉玛教授就参与了至少19个研究,而当中都是以DNA的研究为主,称拉玛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一点也不过为。在这19个研究当中,最令拉玛教授满意的“作品”,就是动物疾病研究以及疫苗研究。“我也做过一个石甲鱼的研究,目的是提高石甲鱼的品质……我对这些研究成果都非常满意,原因无他,只因为研究能够帮助到更多人。”为了进行研究,拉玛教授可说是全马走透透,“就某一些研究我们是不可能坐在实验室或冷气房里进行的,反之我们要走到田里去,走进大自然的世界去。”教拉玛教授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下乡”,是她特地飞往沙巴,然后把某一种鱼类带回登嘉楼做研究。又有一次,她亲自到登嘉楼的兰道阿邦(Rantau Abang)等海龟下蛋,为的就是取海龟的眼泪和生殖器黏液,以进行DNA测试。“取海龟眼泪的情景历历在目,我们凌晨3点就开始等着了,海龟上岸下蛋时,我们都不敢惊动它牠们,直到海龟下完蛋,用爪把海沙将蛋盖起来準备下海的一刻,我们才敢站出来,捉着牠取牠的眼泪和生殖器黏液……过程真令人难忘。”在拉玛教授的眼中,没有研究就等于原地踏步,犹如呆在山洞里看世界,看来看出,世界还是和山洞一样大。下乡推广科研教育翻开国大出版的“研究与发展产品”目录报告,里头都详尽的记录了国大的研究与发现,证明了本地研究亦能登大雅之堂!从电脑领域方面的资讯摘录系统、精英学校多媒体学习系统,到生活科学领域的天然胶生产系统、洛神葵瘦身产品,再到医药与健康领域的手术技术等等,均令人目不暇给,暗叹原来马来西亚的研究也“能”。拉玛教授就表示,各项研究和发明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而无论是政府、私人领域或国际机构都给予马来西亚研究很大的援助,大家均获得双赢的收穫。她也指出,从2000年开始,国大就从多方面下手,以期提升小学生对发明与研究的兴趣,“我们经常会到乡区学校进行学生教育计划,让他们了解何为生物科技,如今全国总共有超过5000所学校参与了这项计划,唤醒了很多学生对它的兴趣。”/副刊‧报导:高宝丽‧2009.04.2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