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健忘症 ◎盛宜俊
分类:W生活邦

自过了半百年纪,脑筋就越来越不灵光,忘东忘西是常态,糟糕的是有时还搞不清楚到底忘了什幺事。也真邪门,有些事当下怎幺想都想不起来,但隔没几天又偏偏突然来个灵光乍现,突然忆起了先前所遗忘的事。
这毛病折腾了我好多年。初时隐隐晦晦的不算严重,常把它误认成精神不济所导致的心不在焉,可疑的是,即使一夜好眠,隔日神清气爽,这毛病倒也没减轻多少。「老啰!」我只好把它解释为记忆力退化,做为自我安慰的藉口。其实内心曾担忧过,莫非罹患了「失智症」,若果真如此,那在往后的日子里,会不会成为亲人的累赘啊?
正巧有个老友在北市市立医院担任医师,趁着某次聚餐机会,当下向他诉说了心中的疑虑。
「你是不是偶尔会忘了东西放在哪?」第一句话就那幺的切中要害。
「是呀!在家里,我总是手机不离身,可偏偏就常忘了刚刚放在哪,也不怕你取笑,每次找不着,我都得藉由家用电话或其他手机拨打后传来的回馈铃声,才能找着我的手机。」
「你对熟识的人也常忘记名字吗?」他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没错,很多以前教过的毕业学生,见着了也只能含糊傻笑应对着,因为根本就没有印象了啊!」我叹着气回话。
「这还说得过去,毕竟隔了好多年才见面,一般人也有这个可能。但你该不会连天天见面的老同事,都会叫不出名字来吧!」
「还真被你说中了,这情况也偶尔发生过,有时当下真的会突然忘记,咿喔咿喔的半天叫不出名字来。」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唉!你这叫老糊涂,说严重点就是健忘得太厉害了,但还搆不上失智。」朋友哈哈笑着。
「所谓的失智,就是你完全没有病识感,对刚发生过的事可一点都没有印象,那是一种脑部的病变。明显的症状就是常会错植亲人的名字,或是出现妄想症状,性格同时也会出现异常状况。」
「还好欸!我还没到那幺严重的地步。」我暗自庆幸着。
谈到失智,我就曾听过或看过周遭的几个案例,情况严重到令人匪夷所思。就拿我太太那行动不便的老父为例,至今持续好多年了,居然把几个小舅小姨子们全都给忘了,唯一记得的就只剩他的老伴。整天还会嘟囔嘟囔的埋怨岳母,责怪她怎幺让家里多了个陌生人。其实那陌生人是他们请来的看护,每天都得帮老人家把屎把尿,不高兴时还会被他责打。
还有个朋友的爸爸,因为出身军旅,又曾经担任过营长职位,个性本就很固执。可怜的是他那些子孙辈们,只要那老爸每次病一犯起,就算正逢酣眠的破晓时分,他也会扯着喉咙要一家老小起床参加早点名。搞得全家鸡犬不宁,苦不堪言的。
听了医师朋友的详细解说,我总算放下了心,没真的罹患了失智症,否则天天的疑神疑鬼,时时提心吊胆的,日子还实在过的不安稳。
虽然健忘症是大脑机能老化的问题,任何上了年纪的人都有可能发生,并不会造成立即性的危险。然而健忘对平日的生活起居,却也或多或少的製造了很多困扰。譬如答应别人的事,常因健忘而没去做,以至于被人误解不守信用;又或者有时效性的工作要完成,却因健忘而给耽误了。
不久前,我开始随身携带个小笔记本,今后凡事有任何计画性的行程,或者与别人约定的事项,我都会认真的一一记录进去。至于偶尔记不起东西放哪儿,或没办法马上叫出他人的名字,因而被太太讥笑是老糊涂,我也只能苦笑承受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