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让病人「好死」 黄胜坚赢得感恩
分类:W生活邦

放手让病人「好死」 黄胜坚赢得感恩

为什幺台湾重症急救病人在生命的尾端都要来一顿插管、电击按压,
死后连子孙都辨认不出来的凌虐式「死亡套餐」?
台大医院金山分院长黄胜坚的「善终权」,让他陪着超过2000个家庭决策病人最后离开方式,
让往生者在尊严、舒适下离开人世间,赢得了家属对他的敬重。


短白的髮色搭配同样短白的落腮鬍髭,黄胜坚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医师,但他却是国内脑外伤的权威医师,台湾脑外伤急重症加护病房的救治準则就出自他手,近20年的台大急重症加护病房,更是在他和当时同为台大的外科加护病房主任柯文哲联手打造下,成为世界级的重症医学中心,一度让他意气风发,有和上帝抢人「我最行」的傲气。

全人关怀 让临终者更有尊严
在一般人观念里,医师只有救人一项天职,跑去跟家属决策临终病人的善终权,乍听之下令人匪夷所思,而会让黄胜坚从一个眼高于顶、甚至认为自己「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睥睨神经重症,到蓦然回首惊觉自己并不是什幺都救得起来的「神」,进而懂得谦卑面对临终病人,一段至今回想起来依旧心神撼动的医病过程,颠覆了他「医师只有救人」的思维,让他了解救人之外,更需要包括病人、家属和社会的「全人」关怀。

那是一对老夫妇看到自己儿子的情况愈来愈差,不断开刀取血块、削肿块,得知即使救活也将成为植物人后,他们顾不得黄胜坚的全力抢救,反而是希望他放手别再抢救,让这位曾将台湾重度脑伤死亡率从40%降到20%的黄胜坚一阵错愕、难以理解。

原来老夫妻都到了入棺的高龄,却还要照顾三位都有问题的孙子,若儿子再被救成植物人,这个原本就快撑不下去的家庭将立刻崩垮,这才让他惊觉,病人后面还有一群活着的人的问题,但「我们(医师)曾去想过吗?」

尊重家属 为病人争取善终权
去年,一位90多岁的肺炎老阿嬷被家人紧急送到金山分院,按大医院正常程序是直接先插管,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类病人插管后就从此「管不离身」,也不可能再下床,接下来是切洞、到呼吸病房打氧气,平均拖延时间八至九个月。

家属问「可以有选择吗?」黄胜坚说,都市的人比较可怜,离医院又近,送进医院急诊后就直接插管,之后「死亡套餐」接着上场,急诊是前菜,送到加护病房后是「海陆大餐」,到临终前压一压、电一电,几乎每位往生者生前都这样做,但在他那里,家属可以选择不插管的保守药物治疗,保障病人的选择权利。

黄胜坚认为,所谓「慈悲心」讲的是利人利己,把病人救成植物人,对他的家属来说,是快乐的结局吗?还是更惨?病人愿意被救成这样吗?他重新审视过去曾让他高岗顶上望尽天涯的辉煌救人纪录,发现不少被救成植物人的家庭,最后整个家一併垮掉,把一个年轻男孩救成植物人,姊姊就嫁不出去了。

用同理心 提倡临终安宁照护
对医师而言,看病、开刀,把病人救活才是医疗的重点,救活之后的问题并不是医师的问题,虽然治疗了病人身体上的疼痛,却造就出一堆更複杂难解的社会问题。随着经验和看尽许多的生死交关,他深刻体认到,医师不只是顾「生」也要顾「死」,这才是医疗最初的本质。

就是这份与家属的同理心,让黄胜坚总能更细微体察病人家属背后的苦处,并以他的专业知识和家属讨论分析病人未来可能的发展,若家属真的无力承担植物人的结果时,可以选择的方式包括「放手」。他第一次碰到往生者家属向医师跪谢时,曾一时间不知所措,后来才知道是「我们做对了」,让家属感受到医师的努力,也让临终者在生前免去了插管、电击的折磨,有尊严平和的离开。

黄胜坚担任金山分院院长一年半时间,这套「善终权」的概念也随之深化基层,甚至发展出台湾少见的社区安宁、居家安宁照护制度,让长期卧床、癌末或慢慢衰老型的病患和家属有选择回家安宁的权利,这也让金山分院的长期卧床、癌末、年高长者的急救次数几乎挂零。

黄医师的医疗团队为了成全病人想回家的心愿,对于很多癌症末期病人不想插管、想提早回家又苦于无人照顾的,甚至同意病人在家时有问题打电话到医院,医师就会上门看诊。

在地就医 减少资源浪费
他的临终安宁照护不仅让原本岌岌可危的金山分院,逐渐被金山人信赖、接纳,同时也让总统夫人周美青两度造访,并询问需要的援助等,连移民美国并在当地行医多年的台裔美国学者团都闻风前去参观,只是这些讚誉,他不会放在心上,他更关心的是台湾医疗系统的健全,建议应把地区性医疗救起来。

以金山为例,有一回他到社区进行卫教活动并拜访一些老病残者,顺便帮他们检视家中药品成分、有没有过期等问题,结果一位阿公家里就可以抱出一整箱来自台北各大医院的药品,惊讶之余,他只能呼吁卫生署,赶快把基层的社区医院救回来,唯有社区医院健康运作,民众就不会乱逛医院。

黄胜坚认为,基层社区医院和都市大型医院形成相辅相成的功能,社区医院主要以卫教、简单急症和慢性病医疗为主,减少民众拚命集中都市医院就医,造成医疗浪费和品质的下降,尤其在老年化社会和台湾在地凋零的影响下,都让医疗在地化更为迫切。

从国外医学演进发展看来,社区化的医疗将会是先进国家未来主流,他强调,「绝不是集中在大医院看病」,像中国随便一家城市医院起码300、400张病床,甚至有6000张病床,连走廊也能再加床,那代表的是,民众不相信地方医疗,宁可再远也要来大城市就医。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