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该把电竞当体育
分类:W生活邦

政府不该把电竞当体育

记得几年前参加游戏开发者大会,在等待通关的队伍中,有位教授随口抱怨:「台湾的游戏产业主管机关太多,工业局、新闻局和体委会 [1] 都有关係」。

电脑游戏是一种软体,属于资讯产业,归工业局管理所当然。游戏也是文化产物,和电影有几分类似,与新闻局有关说得过去。但体委会出现在这里是跑错棚了吗?一问之下才知,原来我们的体委会包管各种竞赛,从传统的象棋围棋到现在的电竞,都是它的管辖範畴。

那幺,电竞应该被视为一种体育活动吗?

写在 ahq 夺冠之前
政府不该把电竞当体育
最新 skin:外科手术 慎。来源:台北市政府影片

最近台湾的 ahq 和 FW 两支队伍在分组赛取得佳绩,进入 英雄联盟世界赛八强 ,让乡民再次对台湾队伍燃起信心,连柯文哲都戴上提摩帽来看转播。此时纪录片导演李惠仁却在脸书上唱衰:

这种「落伍」的言论,自然遭到了广大乡民的挞伐。确实,李惠仁对电竞的认识有点跟不上时代,比起那些在商城一撒新台币就能买到满身神装神宠,免费玩家只能乾瞪眼的花钱即赢网游,LoL 主要靠纯装饰用途的、不影响游戏平衡的套装,以及电竞比赛的广告收入营利,可说是非常合理、堪称佛心的商业模式 [2]。李惠仁把炒短线的免洗游戏们,和已经成功经营世界大赛五年,每年奖金还不断增加的英雄联盟相比,是错误的归类。

LoL 作为一个竞技游戏是非常成功的。它易学难精,较低的进入门槛造就了广大的潜在观众群,节奏快速、精通难度高及团队合作本质,则让职业玩家和一般路人拉开距离,使得比赛精彩纷呈。这些正是篮球排球等职业运动受欢迎的要素,认为电竞属于体育竞赛似乎并无不妥。

然而,我仍认为电竞不是一种应该由政府鼓励的体育活动。原因有二。

体育的育字怎幺写
政府不该把电竞当体育
知名的电竞选手花妈。来源:闪电狼粉丝团

要回答电竞是否为体育,我们应该退一步来看:到底什幺是体育?而政府又为何要推广?从字面上理解,我们可以认为,狭义上的体育是为了促进体能而实行的健康教育。

举例而言,虽然「大胃王比赛」确实是一种竞赛,也具有观赏的价值,但我们并不认为它是体育活动,学校也不该鼓励学生参加大胃王比赛,因为很明显,除非体质特殊骨骼精奇,练习短时间吃下大量食物的技巧,对身体有害无益。

电竞又如何呢?若说多给学生打电玩是一种良好的教育方式,我想很少人能认同。只要不过渡沈迷,电玩没有什幺害处,但大多数流行的电子游戏,原本就是设计来提供娱乐,教育成分所佔甚少。

另外,我支持游戏应该纳入艺术教育,就像我们应该教导孩子欣赏电影和文学一样,但这属于美育的範畴,与体育无涉。更糟的是若从电竞出发,反而对欣赏游戏之美有所妨碍。因为被广泛承认的电竞游戏只有寥寥数款,类型也侷限在 RTS、ARTS 和 FPS。这些游戏确实有许多巧妙设计,但普及性的美学教育,应该广泛涉猎不同的作品。

各种动态活动虽然能强身健体,都有运动伤害的风险。玩游戏也有许多好处,例如 LoL 这种团队游戏具有相当程度策略性,CS 等类动作射击游戏, 则有研究表明可以促进运动神经发展 。但要说游戏在教育中有与传统体育同等的益处,还需要更普遍的共识。

迈向体育项目之路
政府不该把电竞当体育
世纪帝国二截图。不知有多少人仍记得,台湾有个曾政承拿过世界冠军。来源:MOBDB。

那幺,若我们採用广义的体育定义,亦即运动项目呢?所谓运动,就是参与者以己身技巧公平竞争的娱乐性活动。按照此定义,LoL 当然算是运动项目,下棋、桥牌甚至大胃王比赛也能算是运动。

然而,电竞和这些项目仍有个重大的不同:它不够开放。

虽然李惠仁对电竞商业模式的认知有所偏差,但他提出的问题本质上并没有错。电竞是属于游戏商的活动,而不是广大玩家的。

没错,当我们推广传统体育竞赛时,是间接帮生产球拍球鞋的厂商宣传,也让有权力制订国际赛事规则的组织得利, 利润大到滋生许多丑闻 。但归根究底,无论是各种体育用品的製造商,或各项赛事的主办单位,都不拥有该项活动本身。就算 NIKE 一夕之间突然倒闭,也有无数的球鞋品牌可以替代;无论 FIFA 有多幺腐败,你还是能在自家后院踢足球。

目前的电竞项目则否。如果 Riot 被转卖给其他人 [4],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新的经营者还会坚持对免费玩家公平的方针;即使不考虑极端情况,也可能因为换了个智障设计师,做出不当的平衡改动,让 LoL 失去现在的趣味及竞技性。如果学校没有棒球场,我们可以像大雄和胖虎一样找空地打,但没有 Riot 的伺服器,玩家自己开一个是违法的 [5]。

作为电竞职业选手,赖以维生的技能完全繫于一家公司,而不是整个产业上。作为个人选择并无问题,但我不认为台湾政府应该向韩国看齐,系统化地鼓励人民朝此发展。

附带一提,如果我们把「电竞」当作一个单独的项目,那它的确是开放的,因为任何人只要有钱和能力,都可以开发新的电竞游戏。但目前的经验证据显示,不同游戏的技能无法直接转换,一流网球选手在草场、硬地或红土都是顶尖,电竞选手要在星海二保持星海一的成绩却不容易。

结语

做为一种娱乐产业,我们不该阻碍或贬低电竞发展;如果你有世界级的实力,作为电竞选手是完全合理的职业选择,应受到和其他专业相同的尊重。或许未来某天,会有某个开源、对身心有益又有竞技性的游戏出现,使电竞正式跻身体育之流。在那之前,我认为电竞和体能教育无关,亦不是教育游戏美学的好方式。它可算是一种运动,但不特别值得政府投入资源推广 [6]。

寓教于乐是一个美好的愿景,但 课程必须经过仔细设计 ,而非任何娱乐都自动具有教育性质。所以请柯市长回家吃饭,让教育归于教育、娱乐归于娱乐、提摩归于温泉吧。

[1] 今教育部体育署。
[2] 如果你认为 LoL 够佛心了,请看看 Dota 2 的商业模式:开放所有英雄,不用花 一分钱买角色,也没有符文、天赋或召唤师技能之类需要累积游戏时数的东西,刚注册的帐号和玩了 3000 小时的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下竞争。而在如此「不强迫」玩家花钱的机制下,Valve 光是卖 2015 世界赛的观战指南就卖了超过五千万美金。
[3] 依生涯奖金排名的 前百大 电竞选手中,只有 11 种游戏,而光是 Dota 2、LoL 和星海系列就佔了近九成。
[4] 给不知道的人:Riot 已在 2011 年被腾讯收购。
[5] 附带一提,Dota 2 是可以开私服的。但如果 G 胖把公司卖掉或公开上市,Valve 的开放政策恐怕也难以维持,上述对 LoL 的论述套用 Dota 2 仍然成立。
[6] 另外,有体育署的帮助就一定比较好吗?政府理当投入资源的传统体育,却可以会出现选手没竿子跳、篮球队少一人,所谓国球很多小学生没拿过几次球棒等情形……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