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回一命还不够,德国医疗更重视病患的「住院复健」
分类:W生活邦

瘫痪人生

在德国一位印尼籍华裔女性友人,数年没联络。当我最近看到她时,让人禁不住为她感到悲凉。因为她才年仅32岁就要度过下半身瘫痪、产儿丧子以及因丧子而被离婚的遭遇。唯一幸运的是,她意识清醒还可以言谈。她因去(2017)年二月的车祸,经过数次抢救开刀后,车祸损伤胸椎第三节,造成下半身无法动弹,手臂与手掌也无法运用自如。那天去看她的时候,是她远从印尼来的姊姊在家照护她。

车祸事发当时,是她开车载着六岁儿子及朋友出游。虽然他们都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而她却重残。过去一年下来,她伤口恢复后,接受了数次几个月的住院复健,好不容易才能再恢复说话及运用微弱的手臂肌力操作电话。她没法拨打电话,只能简易滑拨手机,以语音来操作手机,达到与外界沟通的可能。

家庭协助与复健照护

早在出车祸以前,她在产第二胎婴孩之后,即因婴孩出生不到10分钟就不明往生而遭受到被迫离婚的命运。她先生无法谅解她没去大医院生产,而在一般产房生孩子,把丧子之因全推到她身上,进而提出离婚。失婚的她也因此必须独自生活,而她唯一在德国的家人,就是现今六岁的儿子。出了严重车祸,德国的福利机制马上启动,最初她有了家庭协助的专业人员。家庭协助者必须评估这个家庭需要什幺协助,让她虽然伤残,但不至于被剥夺当母亲及一个伤残者的权利。

专业家庭协助及照护

她后来透过家庭协助专员的协助,搬到一个无障碍的一楼公寓。公寓里有她印尼来的大姐护理日常生理所需。她大姐虽然不是医护人员,但健康保险公司评估她当前需要陪伴重于实质的护理工作,所以给她出示照护需求证明,让她家人可以拿到照护她的签证,停留在德国照护她九个月,之后家属要换人来德国照护她。每个月护理保险会有护理津贴补助她。德国最严重级数的护理津贴一个月约有900欧元。如果家人不来照护她,因为没有家人陪伴照护,就要去住养护所,给专人照护。

她的医疗辅助床与电动轮椅等所有医疗器材、护理所需用品,都是由健保公司补助,而她的公寓房租与基本生活所需是社会局全额补贴。她与各个机关的文书往返与对外的联络,因生理因素无法自己处理,也有照护专员可以和她商讨后代为处理。她的六岁儿子在下课后会到她那去做功课与她相处,儿子的接送工作是由另一名家庭协助照护者负责,让她能享有亲权。法院判决下来是,儿子平日到她那几个钟头,之后到她前夫那住,週末通常是到她那里。

感染住院复健不够肌肉无力

几个星期后我再接到她电话,说她在加护病房,希望我带热汤过去。因为姊姊非专业的护理与医师看诊的延宕,造成她下腹部内部感染扩大到下半肢肿胀与发烧不退,因此紧急送医院急诊开刀处理伤口数次。据她陈述,若没有紧急开刀处理与控制感染,她应该会因为全身感染而死亡。当在加护病房看到她时,她已消瘦了一圈。她说在医院什幺都好,但是吃食让她难以接受。德国医院只有中午餐是热食,早晚餐都是冷麵包。这对华人来说,没有热食,简直就是精神折磨。她因为很想念热的亚洲食物,我的那小锅热汤,让她解了馋。

隔了数天她转到一般外科病房。我去看她时,她说要和我告别数週。因为她感染控制住了,但复健不足,肌肉没有规律运动而有所减弱,会影响她手与下肢的运动功能。所以医疗团队希望早日把她送去复健医院以住院的方式复健两个月。

复健在台湾多是以门诊形式进行,因为台湾医疗体系的资源分配主要偏重医疗救治,而不注重复健的即早介入及持续性。但是受过现代医疗教育的专业人员都知道,医疗除了救治人命外,并不能提昇病患的生活品质。复健在德国医疗体系中,与医疗佔有同样重要的地位,因为没有即时而完整的肌肉与话语的复健,将损害到病患的终生生活,可能会导致病患的生命虽被救回,却因没有即时介入与持续不断的复健,而产生终身无法言语及行动的问题,患者必须终生依赖轮椅。

我过去在德国也照护过的一个年长精神病患,她因为摔断大腿骨而开刀。回住处后必须坐轮椅。但在几个星期后,医院来住处访视的医师认为她应该去住院复健,就直接把她转去做六週的复健。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位74岁的女长者,六週复健回来后,竟可以用拐杖走路,无须轮椅,令我惊讶复健带给患者生活品质的提升。

瘫痪的病患也一样,当医师把她从死神那拉回来到无生命危险之后,最重要就是即早复健,一般都会从住院时就做起。复健医师与专员会定期来评估病患看是否需要语言与肌肉的训练复健,即使病患还无法主动做肢体的运动,也要协助做被动的复健运动,因为肌肉萎缩得很快,被动的运动更是关键。

在现代医疗中,复健佔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台湾没有或几乎很少在做持续住院的复健,对病患的生活有关键性的影响,应该被重视。否则因为没能即时复健而造成的依赖他人的残疾人生,过重的家属负担,都可能造成更多的人伦悲剧。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